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飞

呈现不一样的中国

 
 
 

日志

 
 

长阳学生求学新困境  

2009-01-14 06:16: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阳学生求学新困境 - 邓飞 - 邓飞

包括希望小学的大批农村学校被撤并,越来越多的乡村幼小选择了集中寄宿生活,如何帮助减轻家庭负担和更好照顾他们的成长,应令中国社会重视。

 

                                                          长阳学生求学新困境

     记者  邓飞 发自湖北

 

                                                             陪读楼

     33岁的张丽华卷着袖子漂洗脸盆里的碗筷,水壶在小火炉“扑哧扑哧”,架子上码着两块煮熟的油腻猪肉,墙角堆着南瓜和浑身是泥的土豆。厨房的隔间是她和女儿的卧室,12岁的儿子住另外一个房间。

但这里不是他们的家。 落日的余晖晒在黄柏山民族小学这栋陈旧的老师宿舍楼上,白色石灰水刷成的“人民教育人民办”在墙上清晰可见。

2001年,黄柏山乡被并入资丘镇。2003年,中学搬到资丘镇,当时有168学生的小学得到了这个中学五栋高大教学楼和老师宿舍,“好像是一个小孩子穿上了大人的棉袄”。

      但这个棉袄看上去越穿越宽大——家境好一点的孩子都被家长送去40多公里之外的资丘镇中心小学,留在这个学校的学生每年都在减少。尽管民族小学后来陆续接收了猫儿冲希望小学和布湾小学、田家冲小学等5所被撤小学的学生,但还是难挽颓势。

2008年11月,教学楼上的《黄柏山民族小学概况牌》显示:六个年级是六个班,一共68人,其中三年级才6人。

这68个学生来自大山里各处,路程遥远。曾主持《我国中西部地区农村中小学布局调整问题研究》课题的华中师大博导范先佐警告说,大量撤并农村小学已造成新的入学难,须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

长阳县教育局称,该县在调整学校布局的同时,也注意到边远山区学生的寄宿问题,2002年,长阳县制定了寄宿保育制小学办学标准和《创建寄宿保育示范学校奖励办法》,民族小学也成为农村寄宿保育制小学,有四十多孩子寄宿。

一半的孩子是三年级以上的学生,每年需要缴纳120元住宿费。他们从家里带来大米,中午或者傍晚来到教学楼边上的一个破烂食堂里,洗净放在饭盒里的大米,然后放在大锅里去蒸。菜需要找学校厨师购买——一元钱可以买一份豆腐和青菜,带一点猪肉则要家五毛钱。

2005年,中央政府对包括长阳在内的592个国家贫困县的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实施“两免一补”——免费提供教科书、 免除杂费,并提供寄宿生生活补助。2006年下半年开始,这些孩子大多得到了每年补助500元住宿生活费,中学寄宿学生则每年补助750元。但校外的村民们说学生伙食还是很差,一个个面黄肌瘦,看上去像一群小乞丐。校长杨志喜介绍说,10月上旬,县教育局局长来学校走了一圈后,现场拍板拨款5万元把食堂和厕所整一整。

还有一半孩子是一二年级的学生,显然无法自理自己的生活,经常晚上啼哭。张丽华的女儿就是其中一员。作为长阳县第一所希望小学的猫儿冲希望小学因为生源缺乏,在2000年废弃,现在被村民花费一万元买下种菜——张不得不从距离学校10公里外的猫儿冲村搬下来,住进学校。 “无论如何要让孩子读好书,以后走出去”。

张家17亩地一年有两万多元收入。但为了孩子,他们把土地低价转租他人,张的丈夫去了镇上打零工。

校长杨志喜很大方把这栋教师宿舍楼交给张丽华这样的家长居住,“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此外,留在这个学校的基本上都是家境贫困的学生,他们在一次由校长主持的民意投票活动中,说他们不走,因为没有钱支付到镇上去读书的寄宿费。

有免费的“陪读房”成为了该学校还能留住一部分学生的最大一个亮点。陆续有8个孩子的父亲或者母亲住进了这栋楼里。其中有一个孩子的母亲还要照顾村里的其他四个孩子。他们需要从松滋市买来大米,在学校周边的村民家里买蔬菜。

 长阳学生求学新困境 - 邓飞 - 邓飞

                                                          镇上的保育居

30岁的田华坐在办公室上网,时不时看看对面一个埋头写作业的孩子。他需要监督他完成作业,然后才让他和远在东莞打工的父母进行一次视频聊天。

田是资丘镇中心保育居的老板,他和近80个家庭签订了协议——他和他的同事们负责照顾孩子的学习和生活,每个月的报酬是280元。

2008年12月1日,几个孩子在庭院里追逐,炊烟袅袅。保育居里设有男女学生寝室、储物间、洗漱间、厨房和两个带有大屏幕彩电的幼儿教室,二楼的平顶上一个老人用洗衣机洗衣服。

保育居的马路对面就是资丘镇中心小学。这个学校是全镇师资力量最强、教育设施最好的学校。在很多家长看来,孩子在黄柏山乡民族小学这样的薄弱学校求学,还不如干脆送到镇小学,反正都是寄宿在外。

近年来,该镇19个村的孩子陆续向这个学校流动。学校最后有500多名学生,一个班竟然有70多孩子,超过了整个黄柏山民族小学

知情人透露说,如果找不到镇上主要领导来打招呼,那可能就需要向相关人员送礼,一个名额的行情大约是3000元左右。

但这个学校最大一个缺陷是没有一间学生宿舍。这个学校的设立当时是为了服务镇子七站八所的公务员子弟,没有考虑后来的迅猛发展,也就没有留下较多空地,也就无法修盖供学生住宿的宿舍楼。

此外,还有大量7岁以下的乡村幼儿也涌进集镇。

1995年,中国完成了一次教材改革。城市里的孩子在三岁的时候就被送入幼儿园,一些教育界人士宣称提前开发幼儿智力可以帮助他们考上较好的大学,进而取得较好的工作机会。越来越多家长相信,如果不进入幼儿园接受学前教育的孩子就无法接受一年级的教材——在中国家庭掀起的这一场“军备竞赛”很快从城市波及到乡村。

农村的家长们也被迫将幼儿送到镇上的幼儿园。

2006年的资料表明,该镇至少有500名小学学生和幼儿需要寄宿,他们的住宿成了一个大问题,家境较好的家庭索性搬到镇上买房子或者租房子,镇上的房子由此盖得密密匝匝。

而对孩子的保育作为一个行业很快出现在不能买房或者租房的家庭面前——他们兴办幼儿园,负责孩子的学前教育和饮食生活。还有一部分是单纯为小学生提供食宿。

2005年,田华从海南一个塑料制品厂回来,觉得可以做一个正规而大规模的保育场所。他租下了镇小学对面的一个药材公司仓库,购置了电脑、空掉,挂起了一块“资丘中心保育居”的彩色招牌。

2008年11月,田买了一份《校方责任保险》——如果孩子在一个保险年度发生了意外事故,保险公司来承担赔偿责任,最高责任限额为100万元。田把保险书藏放在抽屉里,觉得有了更多保障可以支持他一直做下去。

有30多家和田一样的保育场所散布在集镇四处。 一个求学群体的进入令集镇拥挤不堪,却带来了意外的生机勃勃。镇上的消费水平不输县城——街上百货店里的长途电话5毛钱一分钟,一盘青椒肉丝卖到18元,几百米的街道上开了数个大小超市。

超市里,曲溪村村民黄建国在儿子的背包里塞满沙琪玛、绿豆糕和一包苹果,然后送他去另外一个保育居。他说孩子一年的寄宿生活费、交通费等加起来差不多是5000多元,这几乎就是他在外地打工的所有收入。更令他懊恼的是:他得不到农村寄宿制学校的学生借宿生活补贴。 2009年元月,长阳将免除学生一年120元的寄宿费。但资丘镇中心小学没有一个本校寄宿生,也就失去所有优惠政策。

 

                                                         县城更紧张

对于长阳县城来说,他们也开始为不断涌进的乡镇小学生而瞠目结舌——乡村的孩子进入集镇,集镇的孩子则更多开始流向县城。该县11个乡镇富裕人群更多自然流向县城,其中一些家长认为五六十个孩子塞满教室显然不妙,他们要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县城最好的小学——实验小学。

教育局先是试图以县公安局为界,界外的学生应该去另外一个小学。但这一做法遭到界线外几个单位的痛斥和抗议,只得作罢

户口一度被用来阻止乡镇学生的进入,但在县城购买一套住房就可以获取户口。学校还曾用加收借读费来提高入校门槛,但很快被指责以非法谋取利益,不得不放弃。

2007年,这个小学由20多个班暴增到36个班。本来只能容纳1000名学生的学校最后有了2000多学生。校领导不得不对外坚称教室里已不能再塞进一张课桌,来谢绝各路人士。

知情者说,县主要领导的招呼或许还能解决一两个孩子的入校问题。

实验小学也没有学生宿舍楼,像资丘镇中心保育居的场所出现在学校周边,容纳了1000多小学生和幼儿。

在一些官员看来,这些场所看起来啥都不是,只好统称为托管场所,而省里一直都没有相关文件来指导如何管理。

一些家长曾通过互联网外界反映,县城的寄宿费和生活费已经高昂,一些托管场所还出现诸多胡乱收费——洗一件衣服都要另行收费2元钱,令他们不堪重负。2006年,长阳县下发文件要求规范管理,接受三名学生寄宿的场所必须要进行工商注册,并纳入政府监管。

2008年,长阳全县得到工商局核发的营业执照的民间托管场所多达70余家,进两千名学生寄宿在学校之外。该县县长一直放心不下,多次要求分管副县长进一步研究如何更好监管。

长阳消防、工商、教育和卫生防疫等部门由此联动,出台一系列规定来保障学生的寄宿安全。此外,托管场所被要求明确收费标准和项目,避免对学生家长的敲诈。

长阳县教育局党委副书记田明岳称,随着乡村学校的进一步撤并、集中和乡镇学生流向城市,越来越多的幼儿和小学生选择寄宿也就成为一种必然。

早在2006年6月,教育部发文要求各地按照国家和省级规定标准建设校舍、学生宿舍、食堂、厕所等设施,严格寄宿管理,及时消除各种安全卫生隐患,确保学生在校的安全。

田称,保育寄宿的社会化可以整合社会资源来为学生提供更多、更优质的服务,但相当部分的困难家庭渴望学校提供廉价的寄宿服务,来顺利完成学业。截止2008年,长阳县共建立了69所农村寄宿保育制小学,还有近20所农村小学和所有集镇小学未建寄宿。而大规模发展乡村学校寄宿需要在教学生活设施和教师编制加大投入,而湖北还缺乏该项资金的固定来源和一个保育寄宿的长效机制。

长阳学生求学新困境 - 邓飞 - 邓飞 

 

  评论这张
 
阅读(7622)|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