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飞

呈现不一样的中国

 
 
 

日志

 
 

新疆恐袭案调查之三:乌鲁木齐故事  

2008-10-10 01:49: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既要有效打击恐怖分裂确保地区安全,又要避免公民权利受损,帮助各民族和谐相处自由发展,需要新疆重新审视既有的工作模式和管治政策,以更细致的工作和耐心寻求更多的策略和方法。

                                                    乌鲁木齐故事

记者 邓飞  发自新疆

 

                       

     在7岁之前,居来提没有发现他和汉人孩子有何不同——他们住在一个大院里,玩弹子,捉迷藏,交换火花或者邮票,并齐心协力和其他院子里的孩子干架,亲如兄弟。

居来提的祖父是向共产党投诚部队的一名少校,被安排进入乌鲁木齐食品公司当了管理干部——该公司控制着整个城市的食品供给,在大饥荒三年,他能保障整个家庭的粮油充足。

祖父去世后,居来提的一家搬到了黄河路上的父亲单位家属区。那个年代少有官员利用职权提携家人,所以居来提的父亲只是一名普通的测绘人员。居来提和汉人干部的孩子一起长大,直到7岁去维语学校,学习维文。

玩伴们的父母多是中国各地入疆军人或者援疆干部,深信“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古训。他们告诉孩子还有雄伟的北京、现代的上海和秀美的江南,而勤奋学习就能去那里生活。

对居来提来说,故乡新疆已经就是一切。每天,清晨的第一道阳光照在清真寺穹顶上,阿訇在大楼上呼唤,随着深沉激荡的钟声,穿越了稀薄晨光,浓重雾气,男人们拥了过来,黑压压跪倒一片礼拜,周而复始。

 

                                                  爆炸声声

和其他虔诚同胞相较,14岁的居来提有着过人而早熟的商业天赋。外国人买任何一张车票总是要被翻一番,他们就愿意叫当地人代为购票,报酬是一百元。居来提很快成了票贩子,一天可以碰到七八个这样的人,所以他的收入是父亲的数倍。

居来提两年后辍学去淘金,借了700元在五一夜市卖起了烤肉,两个月赚了近两万元。

1991年苏联解体,大量机械表流入新疆。居来提窥见了商机,变成夜市上的第一批卖手表商人。他不知晓的是,和手表进入中国的还有“独立”思潮——新疆一些偏激民族主义者鼓吹新疆要效仿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加快自己的独立。

1992年2月5日,中国农历大年初二。晚7时许,居来提在五一夜市里兜售手表,惊讶看见人们匆匆离席回家——一台52路公汽爆炸,3人死亡,23人受伤。同时,一台30路公汽又发生爆炸。后来,乌市警察又陆续在位于市中心发现了两枚未爆炸的定时炸弹。

时局开始发生变化,城市的平静像镜子一样被打破。半年后,政府宣称已经将该些恐怖分子一网打尽,但惊恐像一团阴影挥之不去,居来提很久不敢坐公共汽车。

广州更加时髦、方便的石英表帮助1996的居来提成为了百万富翁。这年,居来提试图申请一个护照到加拿大,未被获准。国家已经和恐怖分裂主义开战,中央下发七号文件支持新疆采取一种严打高压的管治模式——该文件开篇伊始就是:影响新疆稳定的主要危险,是这个民族分裂主义和非法宗教活动。

居来提这样的青年男子被担心到了国外后,有可能变成国家的敌人。

居来提不得不留在新疆,继续淘金。像他很多同胞一样,居来提很愿意公开赞颂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令他们致富。但1997年2月25日,北京为这位伟人召开追悼会,乌市2路、10路、44路公共汽车几乎同时爆炸,9人丧生、68人重伤。恐怖分子在炸弹里塞满铁钉子、钢珠、螺帽、螺杆,恨不得杀死街上所有的人。

生命看上去很脆弱无常,居来提有时想是不是也会成为遇害者之一。而乌市出现了假日酒店,提供台球、酒吧等各种娱乐,居来提迷上了窝在豪华套房里,像一些内部电影里的美国花花公子一样,吃喝玩乐并出手阔绰,花光了几乎所有积蓄。

迅速普及的传呼机和手机改变了人们佩戴手表的习惯,手表不再受到欢迎。居来提转而去卖服装,收入锐减。

穆罕默德曾说:凡是醉人的,都是禁止的。信奉伊斯兰教的维人禁止饮酒抽烟。但乌鲁木齐逐渐发展成为中国西部最现代的一个世俗城市,禁忌渐失。居买提也很少去清真寺做礼拜了。

1997年,居来提在维族人最为密集的二道桥开了一间酒吧,把里面装扮得阴森森,取名“鬼屋”,迎合了维族青年越来越多追寻新鲜刺激的心思。生意果然红火,但他失算的是醉酒者经常因为一言不和就在酒吧里开练,天天需要他奋不顾身劝架。事实上,居来提也是一个好酒者,所以他也经常和顾客互殴。

1998年5月,分裂势力又在乌市纵火15起,整个城市再度人心惶惶。居来提把酒吧转让他人。

2000年,中国启动西部大开发,国家深信试发展经济,改善少数民族的生活水平可以获取大西北的长治久安。新疆被发现有储量惊人的石油、煤炭、天然气等能源和重要矿产,一举成为中国战略资源最重要的储备区,吸引最强大的十几家能源领域的“领军”企业抢滩争夺,上千亿元投资涌入。

不久,乌鲁木齐冒着巨大压力拆迁了二道桥拥挤低矮的旧巴扎(维语,市场的意思),该地区一直是维族人最重要的“城中之城”,自成体系。香港人盖起了全球最大的全新巴扎,引进了家乐福和大批民族商贸,消弭了之前的指责和猜忌,该巴扎成为乌鲁木齐融入现代化的一个重要标志。

和那些欲望勃勃、久经商战磨练而精明能干的汉人老板交道,居来提感觉简直不是对手。他选择了和来自中亚五国的“老毛子”们合作。维语的土耳其语源帮助居来提很容易和中亚人交流——中亚人带来了钛砂、呢子军大衣、望远镜和坦克上拆下来的夜视仪,他们只是想要运动鞋和衣裤,后来他们才转而采购家具、家电等大宗商品。

居来提的工作是把“老毛子”们带到内地供货商的店铺,事后向供货商收取货款的5%的提成。

                                                               不要触线   

2008年8月17日,一身运动装、戴着一顶灰色棒球帽的居来提在他的公司里追忆往事。公司附近是人山人山的二道桥巴扎区,各种音乐噪杂,烤全羊的肉香和炭尘四处飘荡,有人在身上套上几件大衣吆喝,另一个人一手抓着皮鞋,一手高举着一副羊肺同时叫卖。维族新郎从加长林肯婚车上伸出头来,拜托大家让让路。而把两个孩子放在地上昏睡乞讨的一个黑袍维族妇女把手伸得长长的,索要馈赠。

居来提说,他现在做私家侦探行业。

新疆成为了中国西进战略中一个最重要桥头堡,对外交流更为全面而深刻。不懂维语的汉人老板获得一批固定客户后,索性雇请翻译直接和客户交易。有些聪明的老板甚至自学成才,也掌握了维语。

居来提心里再次涌起一种强烈的挫败感,他得再谋一条出路。

但居来提又发现了一个新的商机。有很多“老毛子”询问他有没有窃听手机的设备,他们愿意出高价。一个阿塞拜疆人直截了当问他是否可以弄到一种传说中可以透过衣服拍到女人身体的相机。

居来提在一次搜索上述高科技产品的时候,无意中找到了“私家侦探”。他发现新疆一共有30多家私家侦探公司,他决定开第一家维族人的侦探公司。

居来提在维族人最密集的二道桥大巴扎附近租房,挂起了“民事调查”的招牌,承诺向市民提供私人侦探、讨债、租借或者出卖异常高科技产品和007设备等服务。担心一开始入不敷出,居来提用一张屏风把小店一分为二,里面是他的办公室,外面的空间则交给一个做房屋买卖租赁中介的退休老师,但要收取一半的中介利润。靠门处的一个平方则转租给了一个做打字复印的人。

“要找到人家没有发现的商机,你才会赢。”居来提坐在皮椅上,露出月牙形的微笑和雪白牙齿。据他介绍,他找了一个香港公司,可以获得一套一次性可以监控75台电话,并能定位手机的高科技设备,售价150万,他准备加一些钱后卖给俄罗斯人。之前,居来提在互联网上找到了一个号称可以同时跟踪、监听16台手机的手机监听器,北京公司信誓旦旦说货到后再付款。几天后,当地邮局通知他说货到了,居来提交了5000元后回家发现是一个玩具模拟机。邮局说该事和他们无关,如果有问题找警察。

居来提想了想,最后还是作罢。

居来提的一个最重要的生活原则是不要触线,而这个线就是法律或者政府的命令。1988年,政府宣传要打击可耻的倒票,他马上就像兔子一样跑掉了。而这个习惯的形成则是祖父、父亲很多年的教训和叮嘱。

一个很简单的疑问是,如果窃听、跟踪设备能够自由买卖,那社会岂不会乱套。居来提想了想,直起身子,打开电脑在搜索引擎里敲入了“窃听设备+销售”的关键词,结果他发现了中央7部门在2008年4月联合下发的一个联手治理网上非法交易的文件,称网上叫卖、销售窃听设备的要被重罚。

散落在公司椅子上的《新疆都市报》显示:8月13日起,乌鲁木齐加大了对流动人口的管理和出租房的清查力度。警方得到更大的授权,除在出租房里进行常规检查外,还要入户查看是否有可疑人员和物品。

发生在奥运时间的喀什、库车等恶性恐怖事件令新疆脸色铁青。新疆试图再次发动人民战争,组建一张更为高效收集敌对势力情报的天罗地网。而如果这些高科技产品被一些分裂势力买走,提高他们收集情报的能力,那显然很危险。

想到这些问题的居来提很沮丧,不过他安慰自己说,“知道就好,就不会去违法犯罪了”。

拿起自己的名片,居来提决定去掉上面的“提供异常高科技产品和007设备”等字样,他想改为“提供装修、装饰”。居来提说他是建筑装修专业出身,还有一些资源。

居来提的想法遭到了助手的抗议,他说侦探公司已经有了房屋出租、打字复印这样乱七八糟的副业,如果再加上装修装饰,简直就是一个杂货铺,这样会损害侦探公司名声,人家会觉得他们是骗子。

居来提摸着剃得干干净净的下巴说,再想想。

下午4时许,两名黑袍维族妇女走了进来,居来提迎了上去。后来,他说是一个男子谎称说能够把她们的一个孩子弄到北京去读大学,索取了20万元费用,但最后没有办事,又不肯退钱。她们告到了法院,法院判令男子退款,但没有执行。

居来提说他可以是民间的执行法官,为当事人提供高效追债服务。他的谋略是去大巴扎临时雇请十几个无业维族青年,带上清水和馕坐到人家公司或者家里吃喝拉撒,架起小桌玩玩小娱乐,直到人家受不了主动还债为止。

当然,他需要收费——一般收取债务总额的10%,先收取一半,事成之后再收另外一半。如果没有办好事情,就全部退还。

令居来提失望的是,这两名妇女不能提供预付费用,最主要的是,那个骗子据说还不是一般老百姓,居来提最后决定要想一想。居来提透露说,如果有人报警说有一群维族人将对他动用暴力手段,可能影响社会稳定,他一定会成功获取警察的帮助。

一个下午过去了,还没有一笔生意。居来提的助手懒洋洋搬了一把椅子坐到马路边的树荫下,翻看一本有美女插图的维文杂志。

居来提说,新开张都这样,一切都会好起来。

 

                                               儿子的希冀  

居来提在1995年有了儿子。9年后,居来提添了一个女儿,城市的少数民族家庭可以获准有两个孩子。两个孩子让居来提感觉到了来自生活的压力。他很早之前就没有时间去清真寺做礼拜了,并且,他开始戒烟省钱,但他发现喝了酒后就会怀念烟草,索性把酒戒掉了。

妻子在天山区一个街道办事处卫生办公室担任监督员,负责检查卫生清扫。居来提坚持认为是一些新疆官员在1990年代开始变坏,很少再有像他祖父一样不徇私情的官员——一些官员利用职权安排了自己的亲属,导致他的妻子一直没有编制。

唯一欣慰的是,妻子的工资从400、800涨到了1200元。

近年来,新疆对维族孩子推行双语小学教育,有维族人认为当局企图将维族汉化,以后还会消灭维语,但政府不办双语教学,又会有指责说故意令维族人文化水平低下,让其无法适应社会。

居来提却直接把孩子送进了更单纯的汉语学校,成为“民考汉”学生一员。居来提直到三年级才接触汉字,所以他只能读懂一份报纸的百分之三十。他认为这是他一辈子应该吸取的一个教训:一定要完全掌握汉语,才能在汉人为主导的城市商业社会里游刃有余。

但孩子经常带回来一些同学之间的争论。一次,他告诉父亲,同学们说历史上的新疆是没有维吾尔人的。居来提很生气却又无可奈何,半天嘟哝了一句,难道我们是火星上来的吗?

从此,居来提要求孩子不要和同学探讨任何和民族相关的问题,“学生嘛,专心读好书就好了”。

乌鲁木齐一平方米商品房的均价是3000多元,最高超过了5000元。居来提租了公司的楼上的一套两室一厅,每个月需要向房产局支付170元房租。高瘦的孩子穿着短袖T恤、乔丹牌高帮篮球鞋。他喜欢《绿巨人》、跳街舞和喜欢打篮球,美国火箭队后卫艾弗森因为三分球打得不错而成为他的偶像。

孩子的学习不错,但令居来提不安的是,他经常听不懂父母之间的维语对话,“好像是另外一个国家的人”。去年寒假,他建议儿子尝试学习维语,但儿子一个星期才学会了一个字母,令他惊讶。在这个父亲看来,维语只有32个字母,是最简单的文字之一。

“我觉得,它们是一种负担,我不想要他们”孩子看着父亲,犹豫着说出了他的想法。他也想过去了解下自己民族的历史或者文化,但他抱怨说功课太多,几乎没有时间。

暑假里不做作业的时候,他就呆在家里看奥运比赛。开幕式那天,他看见了国家领导人和几万人站立着一起唱起国歌,国旗猎猎,他激动得哭了。

居来提说他对儿子的哭泣很满意,“我们都是中国人”。

中国教育政策规定,在汉语学校学习的维族学生考高中和大学都可以加50分,但孩子的理想是能进入中国内地的高中,再考大学。

8年前,像毛泽东选拔培养维族干部来管理新疆一样,中央政府开始在12个中国城市开办了内地新疆高中班,试图通过跨区域办学迅速实现一部分维族学生的现代化,转而参与和主导新疆的现代化变革,像一颗颗酵母一样引导维吾尔等民族自行进行伊斯兰现代化改造。北京高层相信,只有帮助维吾尔人中产化和精英群体的崛起,才能真正彻底赢得一个安全、进步和稳定的新疆。 

新疆为共计5万多的这些学生每人每年补助2700元,用作他们的伙食补助、医疗保险和探家路费。2004年,新疆又在疆内8个城市择校举办初中班,为内地高中班输送优质人才,并开始重点照顾南疆地区少数民族贫困学生。

孩子在互联网查到这些维族学生中的90%都考上了本科,还有很多走进北大、清华等名校。

孩子决心以后要像父亲一样做外贸——先念到高中,保证汉语没有问题,大学去念英语,等英语娴熟后再去学好俄语。父亲居来提经常说巴基斯坦人和印度人做生意比较小气,比汉人还要精明,而俄罗斯人出手大方,和他们做买卖可以赚更多的钱。

     和父亲的那个年代不同的是,中央政府对维族人推行的“百分之六十”优抚政策——政府可以强制地将60%的少数民族安排进机关、工厂、部队,但如今,自主经营的企业往往优先雇佣技术工人和素质较高的人,而少数民族学生就业竞争力不如汉族毕业生;军队实行义务兵制度后,复员后也不再包分工作;政府所能行政安排的只有行政事业机构,但这些单位早已人满为患。

     昔日的优抚政策渐渐失效后,维族的孩子显然只有更多依靠自己,努力改变命运。

                

                                           艰难的平衡

不时有戴着红色袖章的人从居来提的公司门口经过,每一个店铺上都贴上了“开包检查”的白色标语,全副武装的警察在街上巡逻。警方称,自3月暴露了东突势力劫机未遂后,警方在乌鲁木齐扫荡了一批准备行动的恐怖组织。最早的1月,警方在该市幸福小区里击毙2人和逮捕15人,缴获一批枪械及爆炸物。

“除了高压打击,新疆目前似乎没有其他办法可以选择。”当地一个资深记者说。1990年代,在国际恐怖主义的渗透和影响下,绝大多数新疆分裂组织都主张通过暴力恐怖手段达到分裂新疆的目的,共做案200多起,造成600多人伤亡。

从1997年起,新疆集中警力对境内恐怖主义活动展开了一场罕见严厉打击,1998年,新疆分裂政党和团伙组织活动曾出现反弹,开始深入疆内进行暴力恐怖活动训练、制造爆炸装置和暴力恐怖器材。中国又适时地将打击“东突”纳入国际反恐斗争轨道,获得了包括美国在内的多数国家支持。

中国社科院新疆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大正称,中国在疆反恐斗争中总结出一条重要经验——对于恐怖活动唯一的办法就是打击,不能心慈手软,该打就得打。新疆正是加大了打击力度,到2000年已基本遏制了“东突”恐怖势力在新疆的活动,迎来了新疆8年稳定。

2008年8月,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再次强调说,新疆与“三股势力”(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的斗争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要始终坚持“主动进攻、露头就打、先发制敌”的方针,严密防范、严厉打击“三股势力”的分裂破坏活动,绝不能让敌人坐大成势。之前,他曾经成为分裂分子暗杀名单上的第一位。

显然,新疆将继续奉行高压严打政策,打一场高调的人民战争。

     居来提表示理解,但令他不适的是维族人被检查得特别细致、繁琐。这种被歧视的情绪在维族人群中很普遍。英国媒体近日称,南方航空公司三名维族男机师被暂停飞行,新疆航班所有维族空中服务员近日被调到其他国内航线,改成汉族人士担任。中国官方媒体则称该报道纯属虚假捏造。

事实上,一些在北京的维族人士向媒体投诉,称警方对他们的盯防监控程度犹如对待罪犯。一些被视为敏感的维族人士甚至被控制。一个新疆籍记者则抱怨说,她在河北下榻宾馆竟然被拒绝,宾馆的人要她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令她感觉屈辱。

居来提心惊肉跳的是,一些汉人在互联网上骂维族人是恐怖分子和小偷,喀什武警被袭杀的新闻稿后跟帖无数,有人甚至号召杀光维族人。之前,中国一些地区警方忌惮民族矛盾,对一些被操控的新疆儿童偷盗处置不严,这种非理性偏袒又怂恿了这种事态的发展,引发内地城市民众不满。

有观察人士称,中央政府应注意到内地对维族的歧视,民族歧视势必将催生民族仇恨。东突组织一直宣传北京以大汉族主义压迫维族人,如果北京不积极疏通两个民族之间的负面情绪,将进一步刺激维族人的民族主义,推动他们向东突恐怖组织靠拢。

“分裂分子只是很少一部分,我们绝大部分同胞和你们汉人一样都居来提爱和平”居来提说,我们都想好好生活。

   没有了枪支或者炸弹,喀什和库车袭击者转而寻求大刀、液化气罐和简易的自制炸弹同样酿发了令人震惊的血案,也正在成为各方注意和研究的新问题。

“中国官方过去以强硬手段迅速打击这类事件的作法却正是这些激进分子想要看到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中国研究学院院长任格瑞说。新加坡国际政治暴力恐怖研究中心专家John Harrison说,从长远角度来讲,中国解决暴力问题就应当先解决背后的政治问题,包括该地区的汉族和占绝大多数的维吾尔族人民之间的文化,宗教和民族差异问题。  

香港媒体称,打击民族分裂最关键的是要争取人心。中国对新疆政策历经反覆,在审时度势、宽严把握上曾有所失误,特别是在争取人心、提高维族民众向心力方面还缺乏大的举动和投入。

有维族学者说,新疆一些矛盾也有源自地方政府和民间的冲突,和中国内地一些群体事件无异——对政府有意见不等同于分离主义意识,不要轻易扣上恐怖或者分裂的帽子简单处理。事实上,1978年市场化改革后,中国官僚体系较多行为失范,利用职权谋取私人利益,引发官民尖锐对立。

8月16日,中国国家民委政法司司长毛公宁在北京称,暴力恐怖活动只是极少数人的犯罪行为,并非民族宗教问题。中国各民族之间在语言、文化、风俗习惯、宗教信仰方面的差异,以及经济利益方面的原因,产生一些矛盾和纠纷是人民内部矛盾,主要要通过政策和法律的手段及教育疏导的办法来解决。

一个普遍担忧是,高压管治模式的社会往往会方便官员滥用权力,进而侵害公民权利,引发不满情绪在沉默中累积和蔓延。所幸的是,在疆官员的特权行为或者枉法行为很可能酿发一场民族冲突,所以新疆的官员客观上多了一个天然制约。

和高压管治形成对比的是,2008年5月,新疆阿勒泰制定文件要求官员申报财产,并将其公布在网站和主流媒体上接受社会公开监督。该规定令得到诸多宪政学者的赞许,被认为是中国建立官员财产公开制度的良好范本,将推动中国“党政官员财产公开”立法。中国发展的大方向是建立有限和法治政府,防止、束缚专横的政治权力。

吊诡的是,新疆流血冲突仍在继续。27日,喀什警方在伽师县克孜勒博依乡调查一案件时,数名藏匿在玉米地中的凶嫌持刀袭击,杀死2人,杀伤5人。

次日,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发表宣言称将密切合作,坚决打击恐怖主义对意识形态领域的渗透。据信,该组织将进一步加强反恐组织和协调,启动针对“三股势力”的联合军演,保持威慑,通过切断毒品交易来切断“三股势力”经济来源,加大和联合国等国际组织的合作和沟通,形成更大合力。

在新疆,既要有效打击恐怖分裂确保地区安全,又要避免公民权利受损,帮助各民族和谐相处自由发展——这注定是一个艰难的平衡,需要新疆重新审视既有的工作模式和管治政策,以更细致的工作和耐心寻求更多的策略和方法。

 

  评论这张
 
阅读(13524)|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