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飞

呈现不一样的中国

 
 
 

日志

 
 

一篇老文章:寻妻  

2008-08-11 18:19: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妻子失踪以后

南方周末    2002-12-12 08:46:52

 

半个月的流浪后,这个刚回家不久的善良女人就开始做家务了。有谁知道,在她平静的面容后面,隐藏着怎样不寻常的故事?刘桂林摄

  

  □《今日女报》记者 邓飞

                                                        失踪

  12月7日,农历“大雪”。这天长沙无雪,却出奇地冷。在长沙火车站后面,走过泥泞的小路,左弯右拐,终于到了唐孟魁简陋的出租屋,冷风把挂在外面的衣服吹得摇摇欲坠。

  房间只有十来个平方米。两张床,一台17英寸黑白电视机放在一个油漆桶上。床边摆着煤炉,木板搭成的饭桌上,一堆乱七八糟的碗筷。窗框锈迹斑斑的,就剩了一块玻璃,用一块红布罩着,风吹进来嗖嗖的响。

  唐孟魁早早就起来了,蹲在地上落寞地往嘴里扒饭。他不到1个月的新婚妻子失踪已经有11天了。

  11月27日下午3时许,妻子唐晓艺(化名)回家给炉子换煤。到了晚上,唐孟魁却惊骇地发现她不见了,而房里所有的物品一件不缺。

  11月28日,唐孟魁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没有任何结果,妻子失踪了。

  “你见过这个人没有?”之后的半个月,唐孟魁开始了每天奔波在长沙大街小巷的寻人生活。

                                             几种可能性

  唐孟魁其实是一个腼腆的人,和生人说话都脸红。“总有人知道是死是活”,抱着这一最朴素的愿望,他几乎骑车找遍了整个长沙城。

  他和妻子感情很好,他们是初中同学,他32岁,妻子比他小4岁,娇小温柔。没想到妻子随他进城不到十天,就遇到了如此剧烈的变故。

  12月3日,长沙的新中路口有一个红衣女子被车撞死,有人打了唐的寻呼机,他风风火火赶了过去,不是,他瘫坐在地上抹汗喘气。

  12月6日晚,有人说在长沙河西橘洲移民小区内看到了一个与他妻子体貌相似的流浪女子,唐孟魁很激动。21时许,他骑车冒雨赶过去,几个民工知道他在找妻子后,打着手电自发加入了寻找的队伍。他们找到了流浪女,正在一个角落里蜷作一团,但她不是。

  长沙的这个冬天比去年要冷,此前,在他回家时,妻子总会把家里的小煤炉烧得暖暖的,打开电视机,在那个虚拟世界热闹声的陪伴下,唐孟魁往往会和妻子一起把饭菜做好。如今妻子不见了,这个城市里他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唐孟魁整夜整夜地失眠,胡子在脸庞上疯长。

  唐孟魁相信妻子的为人,在寻妻途中,不少人要他估计他妻子的去向,他的感觉是被人用麻药或暴力带走了,或是出了车祸被人转移了尸体来逃避责任。唐的回答让听者惊讶,但他们大多很快表示理解。对唐孟魁这些边缘人来说,城市的确是较少安全感的,更何况,唐所说的这些“可能性”,在城里确实曾真切地发生过。

  在他人面前,唐孟魁还能挺直身子,忍受着各样眼神,撑着向前走,晚上回家后,他最真实的一面就显露了出来:蜷缩在床上,搭一角被子,眼睛半睁半闭,长时间不说话。“我没有办法,我没有安全感。”

  唐孟魁是湖南永州市芝山区村民,到长沙已打了8年工。

  他不吸烟,不喝酒,不去外面闲逛,“谨小慎微的”,先是推三轮车上街卖早点,又开小录像厅,“不用再日晒雨淋了”,做过旧家电生意,几年下来,憨直的唐并没有赚到什么钱。现在他在一家装饰店打工,一个月能赚800多元。

  像许许多多的农村青年一样,唐孟魁心怀向往地来到了城市,后来他说服妻子也来到城里,企望能够用他们的双手和汗水换取幸福,也许有人成功了,但他们还没有。

  唐的父亲也从乡下来到长沙,帮着儿子一起找。天晴的时候,老人会一边收捡破烂一边打听,下雨了,老人还会踩着台破旧的三轮车出去,车身上也钉了一块寻人启事。

                                               徒劳无获的一天

  12月7日,记者陪他寻找妻子。

  早上8时多,唐孟魁推着自行车出了门,自行车上挂着一张“寻人启事”,上面是妻子的基本情况,这样的启事他在大街小巷贴了不少。

  从长沙火车站出发,唐孟魁一路走向高桥大市场,沿途他问了上20位路边的店主,还有摆摊的、擦皮鞋的、开摩托车的,但什么也没问到。

  11时40分,新泰坦尼克餐厅门口。唐孟魁拦住了两位士兵,他们接过寻人启事,细细辨认相片,最后还是让唐失望了。让他感到有些慰藉的是,他们“叭”地敬了一个军礼,表达了他们的歉意。

  12时05分,太平洋大酒店旁。风裹挟着雨点,一波又一波地袭向行人们,唐穿着一件皱巴巴的单薄西服,脚上的皮鞋已经打湿了。他在街上寻来两个塑料袋,找个干燥的台阶坐下,把塑料袋套在脚上,然后再穿上皮鞋。

  确信这个地段已没有妻子的消息后,唐孟魁一只手打着雨伞,一只手握着单车的龙头,又摇摇晃晃地顶风出发了。他的鼻子被冻得通红,流着鼻涕。

  几个衣着时髦的青年男女经过,看见了唐和他的牌子,饶有兴趣地低头去看唐妻的照片,“我还以为是张曼玉呢!”几个人一阵爆笑,这个看上去脏兮兮的男子的爱情和内心温暖,有谁知道呢?

  更多的行人好奇地围了上来,唐把车放好,缩着脖子把双手放在嘴边呵气,使劲地搓。

  中午,记者跟着唐走回了出租屋。在外吃一个盒饭要花5元钱,在寻妻的过程中,唐有次被小偷偷走了100元,他再也不敢带多的钱在身上。

  脱下鞋,尽管有塑料袋,袜子还是湿了,他烧了热水泡脚,又开始做饭,四大碗米,菜是从老家带来的干鱼,30多分钟后,高压锅终于响了起来,间歇性地嘶叫好像要爆炸一般。

  就着咸鱼,唐孟魁匆匆忙忙吃了两碗饭,赶紧推车又出门了。他计划再到长沙汽车东站找,妻子失踪时衣着单薄,天越来越冷,他担心柔弱的妻子忍受不了突如其来的严寒。

  晚上回家时,唐孟魁去了长沙晚报大楼,那里有一个报栏,他可以去看当天的新闻,尤其是长沙城里关于死亡和交通事故的报道,他几近趴在玻璃上细细地看,希望能找到一星半点线索。

  妻子失踪的这些天,他焦灼、振奋、失望……时刻反复挣扎在这些情绪之中,在常人看来,这简直是一种折磨。夜色一点一点地收紧,在记者离去的时候,唐终于流泪了,嘴角一下一下地狠狠抽动。近乎拼命似的寻找了近半月后,一无所获,唐孟魁终于撑不住了。

  妻子在哪里?她是怎么过的?能找到她吗?

                                                妻子回来了

  三天后,10日下午。记者接到一个电话,唐孟魁的,他报喜说妻子回来了。

  唐晓艺是被警察送回来了。

  在唐晓艺的描绘中,她是因为找不到回家的路而迷失的———街上的房子好像是一个模子里套出来的,方方正正,五颜六色的。她不记得丈夫的寻呼机号码,也不懂得向警察求助,只得在城里四处游走。有几个人包括一个开银灰色小车的中年男子先后把她带回了家,后来又把她送到了街上。之后,她在街上睡了两天,没人管她。

  12月9日,她“莫名其妙”地跟着一个人走到了城郊的319国道,后来又独自一人沿着国道向前走———那正是与长沙相反的方向,天黑时,她走到了浏阳市的一个叫北盛的小镇上,又冷又饿,她蹲在路边抱膝小声地哭。

  一个姓胡的好心妇女收留了她。因为唐晓艺不会说普通话,又没人能听懂她的永州家乡话,只得把她送到了镇上的派出所。民警让她写出了老家的地址,联系上了她所在村的村长,这才得到了唐孟魁的联络方法。

  据邻居讲,一见到妻子,唐孟魁冲了上去,紧紧捉住妻子的手,几度哽咽。

  回家途中,唐孟魁在公用电话亭里给老家挂了一个电话,“找到了,找到了嘿!”唐抓着话筒大声地喊,又拉妻子过来大声说话,话筒的另一端是唐的所有亲人,他们一直在等小两口的电话。

  唐的邻居们陆续来了,小屋里热热闹闹的,女人们问唐晓艺这十来天是如何过的,男人们粗声大气地对唐晓艺说唐孟魁如何辛苦,是他们学习的榜样。

  坐在床上,唐晓艺只是笑,不说话,她的眼睛一直追随着自己的丈夫,唐孟魁蹲在地上忙着择菜、切肉,张罗着给妻子做一顿丰盛的晚餐。

  人越来越多,房子挤不下了,唐晓艺把一堆脏衣服放进桶里,然后一个人去了旁边的水井处,没有洗衣台,她把衣服一件件摊在地上仔细地涮洗。

  对于这些天的一些细节,晓艺不大乐意讲,她用家乡话低声说了一句话,唐孟魁翻译说:“有一些事情让人碰到了,是没有办法的。”

  唐孟魁张着嘴笑,说他不会去追问,也会当做一切都未发生过,等妻子休息几天后,他会把她带回家乡,让老家的人看看。

  而长沙,还是会回来的。

  小煤炉上,锅里的蒸气冉冉升起,小屋里开始弥漫着蒸肉的香气。一次重大的人生危机暂时度过了,可是在这样一个时代,对于这些在他乡艰难求生的普通人来说,前方,还有多少无法预知的旋涡?

   

  评论这张
 
阅读(2650)|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