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飞

呈现不一样的中国

 
 
 

日志

 
 

周昌其 寻女  

2008-05-04 11:25: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有一个叫周其昌的郴州父亲找到我,他给了一份令我无法平静的材料。

 

 

                                我女儿被乡政府非法送到福利院生死不明

                                      求青天为我主持公道、找回女儿

我是湖南省桂阳县白水乡紫河村二组村民周昌其(又写成周昌旗),1956年生。2002年,我的不满6个月的女儿周白水被乡政府非法送到福利院从此下落不明。几年来,我变卖家产一直上访,要求找回女儿,但至今未解决。万般无奈,只有向您求助。

一、     祸起乡政府强要结扎费

因家贫,我四十多岁才成家(未办结婚证)。2001年5月10日生下第二胎(即女儿周白水,还未上户口)以后,妻子周忠清带着小女在外打工。2002年1月19日,乡干部把我妻子抓来结扎,当晚住在县林苑宾馆。乡长刘小武对我说:“明天你老婆要结扎,你必须交4000元钱。”我没钱,请求暂时打张欠条,要求先结扎。刘说:“不行,没钱我们不可能给她结扎。”当晚我在桂阳县城找尽了所有的熟人,只借到400元。第二天清早,我把钱交给乡干部。刘说:“400元是行不通的,必须把钱交清,才能结扎。”我只好再去借钱。

二、     乡政府将我女儿送到福利院扣作人质

待我借钱回到宾馆时他们都不见了,我就跑到计生委去问。一个老乡告诉我:“你老婆逃了。乡干部把你女儿送到福利院去了,你还不赶快去找女儿。”我马上到县福利院找女儿,福利院陈主任说:“你凭什么到这里找女儿,人又不是你送的。找你们乡干部去。”我只得回到白水乡。可是,乡干部已经放假回家过春节了。我又到桂阳县城寻找,三四天后才在街上碰到刘小武,他说:“你老婆早已逃了。”我问“她是怎么走的,那我女儿呢?”他说“你女儿有人帮你照看,比你抚养得好,你赶紧找老婆吧!找到后结扎,把钱交齐,然后再来领女儿”。我说:“快过年了,还是让我把女儿带回去吧。小孩放在人家那里不放心,生活费也负担不起,我的结扎费都没有交齐,这不是给我雪上加霜吗?”刘说:“那不用你管!如找到你老婆,直接通知我们把她抓来结扎。其他的扎后再说。”我只好到处找我老婆。

春节过后,我好不容易在临武县找到了我妻子,并立即报告了刘小武。他要我出了200元钱租车去抓人。当天把我妻子抓到县计生委结了扎。结扎后,我就问刘小武:“我女儿该给我了吧。”刘却说:“你先把钱交齐,再来领你女儿(已交800元)。”我求他:“我给你们打张欠条,女儿还是让我领回去吧。”刘不同意。我说:“你们当时说只要我老婆结扎了,就让我把女儿领回去,如今你们却说话不算数?”他最后说:“你自己到福利院去找吧。”

三、     县福利院擅自将我女儿外送长沙涉外福利院

我把妻子送回家安顿好后就到福利院找女儿。陈主任说:“这几个月白水乡没有送小孩来。”我只好又跑到乡政府,刘小武说:“我给你打电话,半个月都不来领人,现在才来。”我说:“我电话都没有,你怎么跟我打电话?”刘气急败坏,拿起凳子来打我。在乡武装部吴部长等人的劝阻下,才没有打到我。我们的争吵引来了好多老百姓和乡干部围观。最后,刘说:“我们跟你协商处理。你暂时回去,待我们商量好再找你,我给你留个电话号码(13975731362)。”过了一段时间,我拨通这个号码,对方回答:“错了,我不是什么乡干部。”我又到乡政府,刘小武却说:“半个月不给我打电话,也不见你的人影。”后来王书记说:“我带你到福利院去找。”我又到福利院,陈主任说:“怎么这么久不来领人,已经让别人领走了。”究竟被谁领走了,他们始终不告诉我。陈还威胁说:“你再不走,我们就打110了。”我只好又离开了福利院。就这样,他们把我推来推去。后来得知,福利院早在2002年1月31日(只养了10天)未告知乡政府和我、也未公告就擅自将我女儿送到长沙一涉外福利院去了。

见女儿找不回,我妻子精神失常出走,也下落不明。我从此开始上访求助找女儿。

四、我寻求多方救助,乡政府百般刁难

2002年我在桂阳寻求法律援助,先后有三位律师替我交涉,而县政府部门和法院都推脱,说不好管这件事。

后来我又找到市、县妇联,妇联领导帮我联系到县纪委,纪委作了全面调查,并要求乡政府和福利院找回我女儿。两个月后,我到纪委打听,他们说:“你女儿已送到长沙福利院,我们又赶到长沙找过,但也没有找到你女儿。你小孩已被外国人领走了,找不回了。”说看我怎么处理,我说就是要女儿。他们说已没办法找回我女儿,要乡政府和福利院补偿我几万元钱。当时达成了协议:第一乡政府承认错误;第二福利院写出检讨;第三尽量给我找回女儿;第四是给我补偿。我相信他们,在协议上签了字,回家等消息。

一等又是一个多月没有消息,我只好又找到乡政府。刘小武明知我妻子出走没有下落,还说:“必须喊你老婆一起来处理!你一个人来还不行。”张书记说:“我们没有办法,随你怎么办,你向哪里告都可以,随便你!”

我在万般无助的情况下向《经济日报》记者反应了我的情况。记者出面后,县纪委要求乡里尽快处理此事,补我6万元钱。女儿生死不明,与死何异?6万元就打发了。百姓的命就如此低贱?!我无奈还是在处理方案上签了字按了手印,乡里张书记也签了字按了手印。但乡里就是不给我钱。刘小武还故意刁难,要我找到老婆一起来处理。我说:“当着记者和纪委同志的面处理的,你们又说话不算数!”张书记说:“上次那记者是假记者,下次再来,我们就打断他们的腿。”乡里就是这样,不是推脱就是刁难,一直拖着不解决。

五、     继续上访,但障碍重重

2004年,我向郴州市委、市政府反映我的情况。市委副书记刘湘娥同志批示要求桂阳县委、县政府尽快妥善解决。县委督察室组织乡政府、福利院与我调解,说“小孩已找不到了,给予赔偿”。但刘小武仍坚持要我找回老婆一起处理,并只同意赔2万元;福利院则不同意赔。调解未成,督察室说向法院打招呼、要我向法院起诉。

我便于2005年7月26日向桂阳县法院起诉,要求乡政府还我女儿。这回,法院倒是受理了。但法院设置重重障碍,说我没有结婚证和户口本、不能证明父女亲属关系,又说县纪委、监察局的调查报告不是证据,说我无权起诉,未经开庭就驳回了我的起诉。律师说纪委、监察局的调查报告本身就是一种证据(书证),而且比一般书证的证明力要高;该调查报告确认了我与周白水的父女关系;而且乡政府在抓计划生育、收结扎费及以后一系列的调解处理等整个事件的前前后后都承认周白水是我的女儿。为什么不开庭质证就说不能证明父女关系呢?我原以为法院会主持公道,谁知走到这里我连要回女儿的权利都没有了!自己的骨肉被人抢走还无权要回,我真是欲哭无泪啊!

我苦命的女儿啊,你在哪里!

六、     苍天在上,为我主持我公道吧

乡亲们说我女儿很可能被卖到国外做器官移植之用了。我听了心如刀割!几年来我一直上访,要求归还我女儿。为找女儿和妻子,我家已一贫如洗,我整日神魂颠倒、坐卧不安。而乡政府和福利院却总在推卸责任,百般刁难,不予解决。法院首先是不管,后来竟与乡政府和福利院串通一气剥夺我起诉的权利。面对百姓的疾苦,这些“公仆”如此冷漠无情,麻木不仁,毫无恻隐之心,一副无赖嘴脸,令人心寒!多少次我都想与他们同归如尽!但念及家中八十多岁的老母和不懂事的幼儿,我不忍撒手而去!我坚信还没到最后,桂阳这片乌云不可能永远遮住太阳!只要有共产党在,人间总会有青天为我主持公道!怀此信念,我现向您哭诉,寻求救助,盼望您在百忙之中过问此案,敦促有关部门迅速处理,令乡政府和福利院还我女儿,否则按《国家赔偿法》给我赔偿,对责任者严肃处理!不然,我真是走投无路了。

                                          周昌其 顿首泣拜

                                                                

  评论这张
 
阅读(27068)| 评论(4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