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飞

呈现不一样的中国

 
 
 

日志

 
 

记者在四川灾区冒死采访,父亲被上海城管残暴殴打  

2008-05-25 18:18: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者在四川灾区冒死采访,父亲被上海城管残暴殴打  

邓飞

我的朋友、《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孙文祥不得不离开四川灾区现场,紧急赶回上海照顾他的父亲——一个被上海城管称为“小商小贩”而围殴的老人。

5月15日,文祥和我的同事周宇两人进入映秀,两天没有联系,令全国同行们揪心,以为他们遭遇不测,直到他们侥幸逃脱4次泥石流,走出凶险大山给我们报来平安。

汶川地震给了我们很多感概,亲情和家人的安全才是一个人最为珍贵的东西。

    看了文祥的叙述,很是悲伤无言,建议上海派出上海城管队来地震灾区,或许这些人能够有些感悟,知道如何对待人家的父母。

 现在,我贴出孙文祥的信。

 孙文祥

这一次,我无法不提起笔来,写一些关于父亲的文字,5月24日早晨7时许,上海市普陀区的一伙城管、市容协管及市场保安将我父亲打伤。

按计划,这天我应该跟随四川省邮政公司的邮车,从成都出发经阿坝州的马尔康到汶川县,报道灾区的重建事宜。正准备出发的时候接到了弟弟的电话,他告诉我父亲被一伙城管打伤了,我压抑着愤怒听他说完。

在灾区的这些日子里,感觉到自己变得脆弱,不是害怕余震,无数多个家庭因地震而支离破碎,采访过程中,面对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那些失去父母的子女,我欲哭无泪。

地震留给那些纯朴、善良村民的是无法弥补的痛,更多的惨剧通过我们的报道为人所知。一位男子为了抱出瘫痪的父亲被埋到废墟下,要将他顺利救出来,消防官兵建议移开他父亲的遗体,但他死活不同意,最后被救出来了,但却因埋压时间太长而死亡。一位年轻的母亲给世人留下了一句催人泪下的短信遗言,“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还活,一定要记着我爱你”。

亲人间的爱因悲剧升华。我们见证着他们的悲苦,记录着他们的伤痛,我们说我们亲历现场,我们说我们感同身爱,但直到父亲被上海城管殴打的消息传来后,我才意识到我们无法感同身受,感同永远无法身受。

2005年,那时候我还是一名新手,主要任务就是跑上海市的突发新闻,“城管打人”事件时常发生,我也多次采访过那些被城管殴打的受害者,但这一次被踹到地上饱受拳脚的对象成了我的父亲,我可以想象那些城管拳打脚踢的场景。

此刻,我是一个“小商贩”的儿子,请允许我表达我的愤怒和忧伤。

我的愤怒来自于那些无法无天的城管们。我建议这些城管们来四川灾区接受洗礼,看看我们灾区人民的坚强不屈,看看我们的解放军、消防官兵奋不顾身解救埋在废墟下的群众。

我的忧伤来自父亲的伤情。父亲是江西东部极为普通的农民,不景气的农业迫使他放弃在田间耕作,来到这个永远都不会属于他的城市谋生。更早的时候,父亲在上海宝山区罗店镇的农贸市场营生,还是学生的我,替他们看过铺子,卖一把空心菜赚3毛,一把韭黄赚5毛。

通常情况下,父亲凌晨3点就要起床,去镇外10来里路的地方收购青菜,拉到菜场由母亲负责卖,一天下来,刨去成本可赚五六十块钱。大学四年学费、生活费约五万多,不知道父母卖出了多少把空心菜、韭黄……

今年以来,弟弟有了小孩后,父母搬到普陀来住,平时会去离家不远的高陵路上摆摊,就是媒体称的“小商小贩”,那条路上,来自安徽、江西及山东的近百人靠此营生。耀武扬威的城管们,时常将这些人驱赶的四处逃散,父亲也常混在其中。作为家中长子的我,有义务让他们生活的幸福,但至今我仍是无力,甚至是无法保证他们不受伤害。

5月24日上午11:15分,我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登上飞往上海的飞机,不得不回到父亲身边,暂别一线灾区。

   我看见的是:父亲一身是伤,并且多年的腰痛病又发了,憔悴,几天时间却苍老多年。

 

  评论这张
 
阅读(27178)| 评论(6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