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飞

呈现不一样的中国

 
 
 

日志

 
 

富锦官员湿地造田运动  

2008-03-15 09:15: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产品价格上涨,刺激官员进入被法律保护的自然保护区进行大规模开垦。黑龙江省富锦市5个自然保护区渐成农田,数十万亩湿地命运堪忧。

 

                          黑龙江富锦70万亩湿地遭受毁坏调查

                                    保护区里的官员造田运动

 

记者 邓飞 发自黑龙江

 

56岁的张庆国低着头,走在前面。他的爱人也低着头,跟在后面,手里提着一个大大的塑料袋。里面装满了厚厚的举报材料。

张庆国是黑龙江省富锦市长春岭村的村民,后来向富锦市水务局二道岗涝区管理站承包了当地800公顷(一公顷相当15亩)草场50年的承包权,成了当地的羊倌。

2003年1月,张庆国在草场上种了燕麦和紫花苜蓿,还盖了几间羊舍和临时住房。

此前,张的羊群所在的区域已经被设立为择林沼泽自然保护区,管理工作由富锦市水务局二道岗涝区管理站负责。2004年,黑龙江省三环泡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成立,择林沼泽自然保护区被划归该管理局管理。

2006年6月,张收到了黑龙江省三环泡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和二道岗涝区管理站上级单位富锦市水务局的处罚决定书,他被责令立即拆除建在保护区内的羊棚住舍。

“我在承包的草场里搭几个羊棚,法院说草场是自然保护区,受法律保护,一定要我拆除。”

有关部门依据《黑龙江省湿地保护条例》的规定,纠正张的违法行为。该保护条例第28条规定,未经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进入湿地自然保护区核心区。现有居民必须限期迁出,停止生产经营活动。

张庆国对此不服,申请行政复议。富锦市政府维持了对他的处罚。

一气之下,张将黑龙江省三环泡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和富锦市水务局告上法庭。之后,法官和政府官员开始不停的教育他:张的草场处于湿地保护范围,而湿地是“地球之肾”,受国家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对擅自在湿地范围内进行建设活动的,有责任责令限期拆除建筑物和其他设施,恢复原状,并处以所破坏湿地面积每平方米5~10元的罚款。

官员批评张庆国法律知识匮乏、法律意识淡薄。

 

 

                                               农民的特殊邻居

 

面对国家为保护湿地而设置的严密法律规范,张庆国遭受处罚合理合法。但他仍然负气的主要原因,则在于“既然都是在自然保护区,为什么只处罚农民,不处罚官员呢?”

张举报说,他在保护区内的邻居都是当地大大小小前任或现任的官员,他们不是放牧,而是将草地翻成了耕地,“这也显然是在破坏湿地”。

张庆国的草场周围几乎都被开垦,种上了大豆和水稻,张成了自然保护区里的异类。

不停有人打张这800公顷草场的主意,找他商量合作或者转包。2004年底,相关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找到张,说当地某局局长和一名市委领导想要他400公顷地,“大家一起开荒种粮食,保证没人来管你。”这一建议被张庆国拒绝了。

后来,又有人说富锦市一位局长需要200公顷土地,游说张给一个面子让些出来,还承诺免收200公顷草场的承包费。这一要求,也被张拒绝了。

“他们只有一个目的,想方设法把我的800公顷草地变成耕地,然后谋取暴利。” 张庆国说,2006年5月,保护区管理局一名科长和管理局派出所所长找到张,要他赶紧走,不走就要被处罚。

不久后,水务局的人开闸放水,几乎淹没了张的草场。这引起其他土地被淹的村民向法院状告涝区管理站。

当张向法院起诉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和水务局时,还有人通过管理局工作人员找到他的电话,称可以找到强权人物帮助摆平,但条件是要割让几百公顷草场给他们耕种。

2007年7月7日,择林沼泽自然保护区。一条公路旁边散布着7栋平房,高压电线纵横交错,眼前是一望无际的成片稻田。田边,2台抽水机把水从地下抽到晒水池里。(因为刚抽出的地下水寒冷,需要晒热后送进稻田。)

有当地村民称,这些稻田之前都是湿地,“以前下去,水能淹到人的腰部”,水鸟翔集。

附近,红砖和水泥盖起的几栋连在一起的房子面积超过了1200平方米。一个小型养鸡场里,数以百计的鸡鸭鹅在河滩上觅食。几十米外,盖有一个粮仓,前面是近千平方米的水泥坪,新收的水稻会被放置在坪上晒干,然后进入仓库。

这些设施属于葛某。葛曾是富锦市分管政法的市委副书记,后在佳木斯市司法局局长任上退休。

葛退休后回到了保护区,村民们经常看见他乘坐一台黑色丰田越野车巡视自己的“庄园”。

2004年之前,负责择林自然保护区管理的富锦市水务局二道岗涝区管理站在取得涝区土地使用证后,开始对外发包土地,有很多农民在免征3年土地承包费的政策诱惑下进入湿地里抽水开耕。之后,其中的多数土地由农民陆续转让给葛某。

2004年后,农产品价格的上涨,葛某的财富得以增加,并且得到的土地越来越多。有人统计,葛在择林自然保护区内拥有的耕地有4500多亩。

葛某随后开始向农民发包土地,收取土地承包费,成为远近闻名的“地主”。一张2006年3月5日的收据显示:一个叫王光明的村民承包了葛127公顷土地,每公顷土地的年承包价为2400元。葛因此收取了30万元承包费。

据称,葛的土地生意越滚越大,还收购了邻近县市9000多亩土地。

知情者透露说,择林自然保护区面积为9000公顷,天然湿地3150公顷。目前保护区几乎全变成了耕地,种植大豆和水稻。

知情者还称,截至2006年,保护区已有300公顷土地被一位李姓外地人开垦,另外有3000多公顷的土地由治理松花江辽河委员会开垦。其余剩下的土地才由黑龙江三环泡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控制。                        

                                      

                                              一个暧昧的管理局

    

“处理我的时候,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摆出法律法规,有板有眼。”张庆国说。实际上,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也是一个土地发包者。

1998年,黑龙江省全面停止垦殖湿地,明令凡未被开垦的湿地,一律停止垦植和采掘,任何个人和单位都无权批准湿地的开垦,并将湿地保护工作作为考核干部政绩的重要内容,并承诺将追究严重违反湿地保护有关法律、法规的领导人的责任。

当年,黑龙江省富锦市一共成立了5个自然保护区,其中4个为佳木斯市级保护区,一个为省级保护区,湿地面积共计75万亩。

2004年11月,富锦市成立黑龙江省三环泡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并授权该局代管其他4个自然保护区,统筹自然保护区的所有资源。

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接手管理时,有相当部分的湿地和草原已经成为耕地。富锦市领导人对保护区管理局寄予厚望,称将制止乱开荒等破坏湿地行为,之后就是有计划的退湿和有规划的利用。

富锦市上级市佳木斯市的环保局的某领导一度很赞赏在富锦建立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做法,认为富锦保护湿地力度很大,足以成为辖区各地学习的楷模。但后来,该领导去了富锦市的自然保护区湿地视察时,被眼前一望无际的田地惊的目瞪口呆,直到回到饭桌时还在翻来覆去的重复着一句话:“都变了耕地,怎么得了?”。

在富锦,人们习惯称黑龙江三环泡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为“湿地保护局”。但许多农民指责,该局不仅没有尽责保护湿地,而且比成立前对保护区内耕地收费更加凶猛。

2004年前,对保护区内草场承包者和土地承包者收取费用的是富锦市水务局。保护区管理局接手管理工作后,将草场承包费由每公顷每年52.5元提高到97元,土地承包费由每公顷每年300元~400元提高到600元,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将提高的部分称作“湿地资源恢复保护费”。

富锦市政府对此解释说:“湿地资源恢复保护费”由保护区管理局按规定进行公示后统一收缴,上交市财政,用于湿地的保护和建设。

2005年后,一些草原承包者擅自将草地变成耕地。保护区管理局还对这类对象处以每公顷37.5元的罚款,但却同意承包者在罚款后可以继续耕种,唯一不同的是土地承包费每公顷提高到了1400元。

“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还给耕地户配备化肥和农药,鼓励大家积极开荒。”一个刘姓承包户说, 2006年,他在择林自然保护区承包一公顷土地的承包费是1000元,另外还须支付化肥费600元,农药费100元,“不买他的农药、化肥,还不给承包”。

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向耕地农民收取“资源保护恢复费”,却不见具体的资源保护措施,这引起了村民的不满。2006年1月24日,一位村民将黑龙江三环泡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告上法庭,要求退还征收的“资源保护恢复费”。

 富锦法院以没有管辖权为由拒绝受理该案,而佳木斯市中院的法官在接到诉状后也建议这位农民放弃起诉:告赢了,不让种地了也是白搭。

这位农民最后不得不放弃告状的想法,回到地里继续耕种。

“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现在是最大的土地发包者。”一位相关人士说,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正在做一件危险的事情。

 

 

                                           官员的新一轮圈地

 

“富锦的秘密是,谁能弄到土地,谁就迅速赚钱。”知情者称。

富锦很多人想方设法得到尽量多土地,而能开垦的土地在经过多次大规模开发后所剩无几。更多人把眼光转移到了自然保护区的原始湿地,由于近年以来地下水下沉,原本被水覆盖的湿地很容易被改造成稻田。

富锦市国土部门说,湿地适合农作物生长,土壤有机质丰富,潜在肥力高,只要用机械把湿地翻起旋碎,当年就可以收获作物。

富锦市境内的连三泡自然保护区,大片大豆地一望无际,昔日的草地只剩下一条小小的边。千万年的草根纠结形成的一个个塔头墩干枯萎缩。池塘边上,一些鸟因为饮用了耕种者在池塘里勾兑农药留下的污水而死亡。

“开垦之前,塔头墩上面长着乌拉草、三棱草等各种植物,塔头墩下面静静地流着沟水。”一位当地人说。

2003年,《黑龙江日报》曾曝光乡镇政府在该保护区收取土地承包费,允许农民大量垦殖,富锦市政府承诺将杜绝在保护区内的屯垦行为,还连三泡原始生态系统的本来面貌。

2007年7月,连三泡自然保护区西北面的一片大豆地里,拖拉机在轰鸣忙碌。拖拉机手说,这片地的主人是原市政法委一位领导的儿子。

“这些地,老百姓也想要,但不敢开”。但几年前,这位领导的儿子调来机械围了约200公顷的湿地和草场,径直翻了起来,种上了大豆,“谁也不敢惹,谁也不敢吱声”。

    但这位领导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声称他对其子开地的事情并不知情。他说:“儿子现在是成人了,他的事情,和父母没有关系。”

而位于富锦最南部的三环泡保护区是省级自然保护区,面积25075公顷,其中湿地面积为20054公顷,是东北亚鸟类迁徙的一条重要通道、停歇地和繁衍栖息地。

一条新建的七星河隔堤将保护区隔为南北两面,目前南边还是湿地,有村民驾着小船,在芦苇荡里捕鱼,黑嘴鸥飞过,洁白的丹顶鹤在湿地不远处漫步。但保护区的北面,已变成了稻田棉田,同样一望无际。

与七星河隔堤交叉的红旗路一直向北延伸。知情者称,路西,是当地一家政府机构官员盖起的房子和开垦的耕地。路东,大片大豆地的主人则是富锦市某局局长和市委一名领导。

但该市委领导接受《凤凰周刊》采访时坚称他在保护区里没有一亩地。

无论这些被开垦的湿地属于谁,“这里的农田如果要重新恢复成像七星河隔堤南边的湿地风貌,至少要花费20年的时间。”富锦市一位相关政府部门人士说。

另外两个自然保护区——锦山和莲花泡自然保护区也发生着同样的事情,相当部分的草原和湿地已变成耕地。

这些自然保护区的环境主管部门是富锦市环保局。按照规定,黑龙江省环保局每半年应对全省所有自然保护区巡视一次,佳木斯环保局则须每个季度检查一次,对其提出建议,使其良性发展并逐渐升级。

“那都是写在纸上的规定,我们没法监督自然保护区。”富锦市相关政府部门一位官员说,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负责人是市委副书记,环保局能监督他吗?

2006年,富锦市启动湿地保护专项行动,声称要贯彻上级湿地保护管理工作会议精神,纪检监察部门严查严办参与破坏湿地和非法经营的党政干部,触犯刑律的要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富锦还成立阵营强大的湿地保护工作小组,市长挂帅,并明确工作重点以湿地资源破坏严重的保护区为重点,以群众反映强烈、情节严重、影响恶劣的重特大案件为突破。

“但没有迹象显示富锦打击了强占保护区土地的的官员们。”富锦市相关人士称。

 

              

                                        卖肾换求一顿饭

2006年10月,当地媒体报道说富锦市一共完成已还湿、还草、禁牧63000亩,力度很大。但富锦市一位匿名消息源称,富锦5个自然保护区75万亩原始湿地可能只有几万亩还被保留,“这还因为是泄洪区和治洪区,水太深了,无法开垦”。

本刊记者试图联系黑龙江省三环泡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核实相关情况,该局反馈说,他们工作起步晚,一些工作还不够完善,“不值得宣传”。

在记者电话采访相关领导后,该局在致本刊的一份传真材料坚称他们做了很多工作,富锦的湿地保护在全省甚至全国都是先进。

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是,富锦的湿地日渐萎缩并出现诸多后遗症。《富锦县志》记载说,古老的富锦是一个多林的地方,在广阔的山地、丘陵漫岗生长着茂密的原始阔叶林,江河岛屿及两岸生长着水冬瓜、灌木柳等耐寒树种,栖息着大量的狍、獐、野鹿、雉等野生动物,赫哲族人在此过着渔猎生活。

75岁的长春岭村民朱志贵说,当年“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的奇妙场景已不复存在,大量野生动物越境外迁。

“鱼的捕捞量不及1960年代的几十分之一,千巢以上的大型巢区已经难以找到。” 富锦市相关部门的人一位官员说。

2006年4月,原富锦市市长刘臣在一次湿地保护会议上承认富锦地下水资源因为湿地破坏后减少——沼泽、湿地面积缩小降低了平原涵养水的能力;其次是土地有盐质化的现象,地下水位下降和生态平衡遭到破坏,直接导致土壤中各种矿物质的比例发生变化,造成土地盐质化。

盛产东北大米和黄豆的富锦市似乎已成为黑龙江省湿地生态遭遇破坏的一个缩影。

由富锦市市长升任市委书记的刘臣把破坏湿地寻求短期利益比喻为“卖肾换求一顿饭”,他说,湿地是“地球之肾”,肾是生命之本,如果换上是人,谁会去破坏自己的肾呢?

富锦市的官员,显然知晓纠缠在自然保护区里的利益之结。但他们能否阻止各类破坏湿地的违法行为,兑现保护富锦湿地的承诺,怕是有待关注。

 

相关文章:富锦农民私分土地http://jushuixitian.blog.163.com/blog/static/19578601200828102310944/edit/

                  富锦和它的150万“问题土地”http://jushuixitian.blog.163.com/blog/static/19578601200828102214137/edit/

 

  评论这张
 
阅读(6391)| 评论(1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