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飞

呈现不一样的中国

 
 
 

日志

 
 

转天涯一贴:西风县张治国寨主本纪  

2008-02-03 11:55: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且说红朝自太宗中兴以来,已历三十载,天下承平日久,不免添加些骄奢淫逸,弄得个民怨沸腾,天子脚下,尚有些宝相端严,那偏乡僻地之县令府尹,早已觎和谐帝投鼠忌器,各自威福,竟挟警察、城管及流氓蔑片,拥权自重,似有重回藩镇之势,且按下不表。
   辽宁西风县令,姓张,名治国,长得面目端方,双耳垂肩,目能自视其耳,会些吹弹之术,枪法棒术,相扑顽耍,虽不好读书,亦胡乱学些马列理论,戴表猫论,专爱结交天下英雄,有江湖好汉流落至西风县境,只须寻着门头,递进贴子,便纳为兄弟,若高若低,无有不纳,便留在庄上馆谷,终日追陪,并无厌倦;若要起身,尽力资助,端的是挥霍,视金似土。人问他求钱物,亦不推托,且好做方便,每每排难解纷,只是周全人性命。江湖人称呼保义及时雨。原只在西风县粮食局外帮闲,因他平生专好惜客养闲人,招纳四方好汉,那粮食局里,也小瞧他不得。代表八年,德宗因拜南郊,感得风调雨顺,放宽恩,颁旨令年青才俊就正位,命日“干部年青化”,张治国吉人天相,竟在粮食局坐了头把位子。
   看官,那粮食局长看似不入品,却是天下第一肥缺,张治国如鱼得水,任职期内,农发行贷款过百亿,粮食企业贷款收粮,销粮款不回发行,都进他腰包,农发行触了霉头,贷款损失20多亿,不几年便家有资产千万,在外纳了两个小妾,都安排在了沈阳。
  铁岭府监察院捉拿逮捕农行、农发行等众兄弟进了牢头,张治国仗义疏财,挥金如土,只顾搭救捞人,凡义气弟兄,均捞出监察院,众弟兄出狱之后,张治国又多费钱粮,往那省道上下打点,又擢升如故,有两位弟兄,一个调到无顺当市行副行长,一个调到苯溪当市行副行长,益较前日风光了,众兄弟感他恩德,无不寻机报答。
   适西风县令换届,众兄弟道:“那县令一职,不过银钱堆得,别人坐得,哥哥如何坐不得?”张治国道:“想那书记一职,辖制一方,虽权大而责重,亦最为今上看重,屡颁严旨,明令整饬,纪律严明,文山会海,耽误了哥哥我快活!”有在京省道上行走之兄弟道:“哥哥差矣,县令一职,看似重荷,其实不然也,只消在交椅上坐地,逢人说人话,逢鬼说鬼话而已,端的是走州吃州,走县吃县,富贵享用不尽。况众兄弟在江湖打杀,常在河边走,哪得不湿脚!若无哥哥把持大局,众兄弟都有性命之忧”说罢众兄弟大哭。
   张治国见事已至此,便慨然道:“就依了弟兄们,不过我有一言,众弟兄如推某就位,须得听哥哥号令,不然,休再促请!”黑旋风邹劲宇道:“有哪个不依了张哥哥,老子的眼睛认得人,老子两把板斧却不认得人。”其余道:“愿随哥哥执鞭坠!”计议已定。
  众兄弟如此这般,耗去奴币若干,不提。和谐元年,张治国便坐上西风县县令宝座,每日里与众弟兄喝酒快活,果然是神来杀神,佛来杀佛,无人敢拦,一日与爱妾言道:“ 吾今知书记之贵也!”。按下不表。
   其时红朝大兴土木,而开发商觎厚利可图,乃与官府上下其手,大动拆迁,一时百姓流离失所。西风县商人梁某等亦计议道:“张大人虽视金钱如粪土,无钱却是寸步难行,我等何妨依靠其门下,后半生吃穿不尽。”逐备置了钱货,赴张治国处顿首再拜,言事成之后另有重谢,张治国笑纳,唤来智多星李富露,李富露拈须片刻,笑道,“这有何难,哥哥便以开发东北土特产基地之名圈地数百亩,一来形象工程,哥哥脸上须好看,二来将数百亩商品房之地一并充作公共土地,避开招拍挂。手脚甚是干净,商人必利厚,则哥哥这里须敷衍不得。”张治国大喜。
   这一说,不打紧,众好汉纵横捭阖,搅得天翻地覆,周天寒彻,有分教:西风县中,聚义汉翻作强人;东北地界,申冤人有苦难言。正是,金银喜人欲难填,来诱翻江搅海人。
   说西风县有一妇人赵氏,为本地人氏,甚是泼辣伶俐,操持得法,办了两个加油站并一家超市,生意甚是红火,人虽精明,却老实拨弄生意,一日见县衙挂出告示,名下加油站,已纳入拆迁,赵氏深知胳膊儿扭不过大腿儿,心下早打了退堂鼓,不过须落得赔偿,方才遂了心愿,主意已定,便与开发商商议赔偿费,共同委托了中介,赔偿330万奴币,那开发商自恃有张治国担保,便不依,竟自委托个中介,赔22万奴币了事。不日,推土机一去,加油站立变瓦砾。
   赵氏没法,只得使钱,托了几道门方,方找着见张治国的路子,一日,经人引见,至西风县衙,张治国在县衙后院坐地,赵氏忙上前,道了万福,张治国睨他一眼,也不叫坐,道:“你便是那加油站赵氏?下官门下押司道你是西风钉子户,大伙儿都乖顺,唯你一妇道人家,横三阻四,坏西风发展好事,有何话说?”赵氏遂上前哭诉如此这般,张治国焦躁起来,骂道:“好个泼妇,本县替天行道,为西风谋福,你为蝇头小利在县衙哭闹,成何体统!”那赵氏却是刚烈的妇人,本指望着县令相公好言安抚,居中调停,好歹落得几个钱,听张治国叫骂,把心横了,高声道:“恩相不知国有国法,民妇却知天朝朗朗乾坤,邪不压正,当今圣上仁爱,体恤下民,民妇拼得一死,须讨得个公道!”张治国大怒,诅咒道:“好个犯心疯的婆娘,你须知破家的知县,灭门的令尹,西风县内,本县便是法,下官与你赌,你不提赔偿便罢,若再刁顽,下官让你在西风县内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却似灭门一般!”那赵氏愤然去了。
   赵氏迤逦去了省道,递了状子,巡按批了文,发回西风县,着西风县斟酌另处。张治国接了批文,总是理短,不由伤了面皮,骂道:“不识相的疯婆,挡下官的门路,须教你知本县手段,方解我心头之恨!”
   不日升堂,计有副官马弁六百人去聚义堂前听训,张治国升帐,训言:“那泼女赵氏,性非和顺,实乃刁民,非法上访,坏了本县和谐,今日本县有令,那妇人两个加油站,不得入籍,若下官于县内见了婆娘照样营生,便拿你等是问!那妇人有违法之事,不得延误,速速报来”副官马弁诺诺。
   退堂之后,张治国兀自不解气,唤喽罗叫了智多星李富露来,道:“那泼妇告到省上,于我脸皮须不好看,坏他营生倒易,只是那妇人张罗多年,坐吃也是中等人家,这口气叫哥哥何得平顺!”那智多星李富露道:“哥哥休恼,我等众弟兄实为聚义,名乃朝廷命官,非梁山泊宋江可比,哥哥只管言来,须怎地?”张治国道;“方要破了他家才好,看本县刁民,还敢忤逆下官!”智多星李富露道:“这有何难!”
   次日,捕房董超、薜霸持公文,径奔赵氏加油站并超市,把那货物一并封了,店小二一哄走散。董超等四处张榜,称赵氏偷逃国税,必明正典刑,有捉拿并报行踪者,赏奴币若干云云。
   赵氏正在外地养病,听得此信,愤懑难平,想与那张县令无怨无仇,果是天煞星下凡,活阎罗到世,无故受了果报,乃自编手机短信日:“辽宁西风有大案,案主姓张是正县,独霸西风整六年,贪赃枉法罪无限。大市场案中案,官商勾结真黑暗,乌云笼罩西风县……”认得认不得的,都发一条短信过去,一时县里炒得火热。
   张县令正在翠红楼上吃酒耍子,与众兄弟议如何编个名目,至那欧洲鹿特丹、巴黎顽耍。喽罗来报如此如此,张治国听得此言,把一瓶十年陈茅台摔在地上,打个粉碎,道:“反了,反了,堂堂朝延命官,被民妇戏耍,没了王法了!”
   智多星李富露使个眼色,早有喽罗领会而去,李富露道:“哥哥息怒,此乃送上门来的生意,任赵氏猖狂,今番让她插翅难逃!”
  不日,捉拿赵氏二姐到案,那赵氏闻得此信,知事不可为,乃将平时搜罗凭据,带在身上,赴东京府监察院告状,不想,早有董超、薜霸候在监察院,窥看了赵氏行踪,待到晚上,横推倒拽,恰似皂雕追紫燕,浑如猛虎啖羊羔,将那赵氏,拿下缚了,塞入西风小面包车上,连夜押回西风县不提。
   那赵氏在狱中自是几遭羞辱,被羁押七个月后,西风县以赵氏涉嫌“偷税、诽谤”罪一案,断了徒刑三年六个月,方遂了张治国心愿,堂下副官马弁俱有升赏。
   这一审不打紧,闹得华夏大地,鸡犬不宁,朗朗乾坤,乌云盖顶,有分教:狐兔游戏,争些断送性命,申冤道上,差池灭门之罪,正是;王法于我何有哉,印把在手令来行。张治国端的是天下一第一的好汉!
   张治国果然英雄,却捞过了界,引得京师监察院也听到动静,那监察院院馆打探得赵氏十分冤屈,便命《法人》杂志记者朱文娜赴西风县勘察,弄出个端头,晓喻全国,亦是倡言法制,迎合和谐社会。却不料那朱文娜在那西风县内,吃尽了闭门羹,竟无有一家衙门差办,敢开门纳他,张治国料他女流,茶匙里敢翻风流,愈是不理。朱文娜毕竟京师报馆出身,愈发动怒,便将张县令一桩桩恶事有根有据作于《辽宁西风:一场官商较量》,一时京师哗然。
   张县令闻言大惊,大惧,旋即大怒,治下数年,张治国在西风县内早成活菩萨,土皇帝,一言九鼎,养门客无数,城管、警察之马弁亦数千之众,实不下诸侯之尊,此番羞辱,如何咽得下这口气,唤智多星李富露、黑旋风邹劲宇到堂商议,智多星李富露沉吟良久:“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派董超等赴京将那朱文娜一并捉了,投入西风大牢,与恶妇赵氏玩耍作伴儿,岂不大妙!”张治国道:“果然大妙,但自古令出京师,那有县令赴京师拿人道理?莫要偷鸡不着。”智多星李富露道:“哥哥莫慌,小弟近观华南虎案、崔博拘县中学校长案,城管打死路人案,俱牛B得紧,也没见京师震怒,小弟有此计,包哥哥坐成天下最牛B的县令,也是名垂青史!”张治国尤在犹豫不决,那邹劲宇叫道“大不了带了城管一班弟兄,大闹东京府,夺了鸟位,与哥哥耍子!”张治国有此打气,气便粗了,叫只管捉了回来。
   京师监察院院馆,果来了智多星李富露、黑旋风邹劲宇,与那报馆主编交涉,主编行礼如仪,却错愕无比,心忖,是那家狗日的,吃了老虎心、豹子胆,到天子脚下撒野。虚与委蛇一番,俩个讨了没趣,但去了。当日午后,董超、薜霸拿了拘票,提了锁枷,要来院馆拿人,主编冷笑,问你家主公犯心疯没有,一番冷嘲热讽,两个差人那里懂得,看看坐到申时,于那京师,自是不熟,不敢鲁莽,便行告退。
   不想此事遍传京师,监察院已动雷霆之怒,那巡抚闻说,不胜惊吓,把那张治国电话里一通臭骂。“你个张卖地,你真认为可以屙三尺高的尿啊!京师里在街上行走的伙计也把你压死了,上面那个动一个小指头不把你张卖地摁死了,还不道歉认错,要把你上司搭上啊?”
   张治国这下回豁过来,尿了一裤子,把智多星李富露、黑旋风邹劲宇叫来痛骂;“下官如今被你等卖了,何人替本县收尸?”智多星李富露等张治国骂够了,陪笑道:“哥哥休恼,我等兄弟马上进京陪罪,只说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得自家人,便了了。”张治国骂道:“说得轻巧,吃根灯草,京师怪罪下来,如何吃罪得起?”
   智多星李富露道:“不妨,天下何其大也,乃百足之虫,颟顸迂腐,哥哥看那华南虎,那陕西省林业厅朱厅长,自己吐出来的口水自己又舔进去,不也活得好好的吗,哥哥忍得一时之辱,却有万世之美名——天下最牛B的书记。”
   张治国闻言,转嗔作喜,摆下宴席,大吃三日,以纪不世之功。

该文公开发表处:http://cache.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1096997.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346)|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