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飞

呈现不一样的中国

 
 
 

日志

 
 

《湖南涟源黑色收容》记者再忆滴血收容  

2008-12-24 13:02: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博客写下《湖南滴血收容站长肖笑华今成煤炭副局长》后,唤起了很多人的痛苦记忆。当年揭露涟源黑色收容的记者陈峰在其和讯博客上写下如此文字——

                         我们这些生者,能拿什么去安慰那些死者?

文  陈峰

昨天跟一个朋友聊天的时候,说到人如草芥。

这一点我其实早就有体会,尤其是不幸在中国当过社会新闻的记者。

记得当年采访收容站的时候,看到收容站外贴满了寻人启示,觉得脖子里都发凉,后来很多人问我采访中有什么印象很深的,我就老提这个细节。

可能对很多人来说,每年多少农民工什么的,无非是一堆数字,但是如果有点人性的话,会知道,他们每个人背后,都有父老兄弟姐妹甚至孩子,没有什么区别的。

问题是,这个社会就像秦晖老师说的一样,不仅不因为他们穷而给他们保障,反而要想尽办法去剥夺他们。

那些寻人启示背后,是多少家庭的绝望?

我一直觉得,应该有人对此负责,后来才发现,根本没有人会为此负责,都是制度的问题,好像制度是从天上掉下来,而不是某些人搞出来的,似乎为了各种说不出口或者摆上不台面的或者虽然能大喊大叫说出来却无比荒谬的理由,总是可以剥夺很多人的财产幸福安全甚至生命。

俞穷的,越要夺去他的一切,黄雪蓉可能就是一个活的例子。

我以前写过,我采访的对象中,有两个已经死了。一个是歌星孙悦的经纪人,另一个就是黄雪容,一个很清秀的涟源农村的姑娘,农村不多的高中文化。

黄雪容是我当年采访涟源收容案时认识的,因为家人欠了几千块钱还不起,只好逃跑,她本人被关进收容站,半年后,营养太差,应该是得了肝浮水,我见到她的时候,肚子大得像怀胎一样。

后来,当地出台了一个调查报告,大意说是媒体报道完全失实,收容站很正规,好得狠。

因为这个调查报告,我以前的同事,非常优秀的调查记者袁凌又去了当地采访,这里,黄雪容已经死了。

袁凌在稿件中写到:

  在黄雪容身后,留下两万多元债务,其中两千元用来缴纳她在收遣站期间的伙食费。

  2003年11月13日,湖南涟源市株木乡温塘村安门组的田野里,冬日的残阳斜照一抔黄土,村民黄雪容在这里长眠。

  2002年6月,黄雪容挺着患水肿病的大肚子的照片见诸媒体。2000年3月至12月,她被涟源收容遣送站(以下简称收遣站)收容。报道称,黄的水肿病源于在收遣站长期睡在水泥地上。

  “夜里只是听到她的喘气和咳嗽声。”2003年7月27日清晨,黄雪容70多岁的婆婆发现,儿媳已无气息。此时,黄13岁的儿子严利在隔壁睡梦正酣。

  在黄雪容身后,留下两万多元债务,其中两千元用来缴纳她在收遣站期间的伙食费。

  严利说:“去世前,妈妈手里总攥着一位记者送给她而她舍不得花的几张钱,念叨着‘还会不会有记者来’。”

  “她的病和死与收遣站无关。”11月15日,原涟源市收遣站、现涟源市救助站站长肖笑华表示,不太清楚黄雪容的事。

文章中提到送钱的记者就是我,当时到了她家里,才明白什么叫家徒四壁,她的孩子还想上学,于是除了送了些肉和水果,就留下三百块钱,希望能帮到她。

没想到,她很快就死了,后来听说,治她的病,只要几万块钱。

更不幸的是,文章中提到的肖笑华,就是当时我没有能采访到的收容站站长,最近我又知道了他的消息。

就在刚刚发生的涟源矿难中,我又听说了肖站长的名字,不过,他已经是当地煤炭局的副局长,主管安全生产。

18条生命又随风而去,处分名单里,没有肖的名字,只不过这次新华社已经发稿,当地总不能说,事故不存在吧。

作为已经远离新闻的前记者,我经常还会想起采访过的一切,经常觉得恐惧,经常觉得无能为力,我们这些生者,能拿什么去安慰那些死者呢。

 

附袁凌全文:湖南涟源收容站调查 官方否认“滴血收容”(图)

我的报道,当然,当地的报告说这个是失实的,所以不足为据。 湖南省涟源市收容遣送站的黑色致富路

关于这个事情,调查最详细的,是南方周末的记者曹勇,他曾为此付出几个月的时间,不过因为某种原因,稿件最后发在了凤凰周刊上,我在网上只查到了开头一部分:

 

                                  湖南涟源收容站"买人卖人"真相调查

文/特约撰稿员 曹勇

     

  中国国务院近日废"收容遣送办法"代以"救助管理办法",深得民心,宏远天地。过往的孙志刚案已是例证,涟源收容站恶行的揭示更见意义。

  湖南省涟源市收容遣送站自1996年始,5年多时间从1万多农民身上敛财320万元,并动用私刑致多名收容者死亡。本文作者是首位亲赴湖南调查此事件的记者,调查时间长达20多天,并向本刊独家提供了详细的调查结果。

生死未卜的父子

  2002年最后1天的晚上,湖南省桑植县麦塔溪村72岁的王廷高老人仍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王兴茂、孙子王朝正是否还活在人间。

  3年前,46岁的王兴茂带着16岁的儿子王朝正到涟源帮人挖煤,王朝正体力不支,父子俩便于4月20日乘火车回家。在涟源火车站,他们被火车站派出所民警以"三无"人员为名抓了起来,旋即送到离涟源市区几公里远的涟源市收容遣送站(以下简称收容站)关押。第二天早上,收容站对王兴茂说,按照站上的规定,他们将把王朝正留下作为人质,吩咐他回家拿1200元将儿子赎回,"否则就关死他"。

  4月22日,王兴茂回到家中,四处借钱未果。3天后,王绝望之下喝下一大瓶农药自杀。乡政府便给涟源市收容站打电话,告之王兴茂服毒身亡,请求将王朝正放回给父亲办后事。但收容站无动于衷。

  王兴茂被救后,旋即失踪。一个月后,王朝正的姑父、叔叔借了1000块钱,到涟源收容站将王朝正赎回。王朝正得知父亲失踪,哭了几天,外出寻父。

  王廷高说,几年了,王兴茂父子没有一点音讯。

收容站的"捉人卖人一条龙"

  王氏父子的遭遇在涟源市收容站前党支部书记郭先礼的眼中,是该站炮制的众多"卖人事件"中比较经典的一个案例。

 56岁的郭先礼从1994年起在涟源市收容站当党支部书记,1996年以来目睹了该收容站买卖民工、敲诈钱财的罪恶。在良心驱使下,2002年7月,第一个站出来揭露了该收容站的惊人黑幕。

  2002年12月中下旬,郭用了数天的时间将他掌握的材料向记者详细披露了从1996年5月以来,涟源市收容站和当地一些派出所形成"捉人卖人一条龙"的利益连接体。具体操作是:收容站与各派出所--早先是涟源市火车站铁路派出所,后来就跟十余家派出所签协议,由派出所出人捉来来往往的农民、打工者,并通知收容站接人;收容站关押捉来的人,并卖给他们的亲人。作为条件,派出所每捉一人,收容站就付给捉人者个人5元"捉人费",收容站每卖一人就给派出所提成50元"回扣"。

  收容站一份印制于1999年1月1日、目录为"最低收费标准"的表格有"内部掌握"的卖人标准,将捉的人按A、B、C分类,再按省外、省内、市内三个等级确定价格。A类,是指偷、扒、窃、赌、吸毒、贩毒、卖淫嫖娼人员,卖价是,收容十天内的省外人员1000元、省内800元,十天以上省外人员1400元、省内1200元,十天内的市内人员700元,十天以上900元;B类,是指随车叫卖、摆摊、流浪失散儿童,卖价是,十天以内的省外800元、省内700元,十天以上省外1200元、省内1000元,十天以内的市内600元、市外700元;C类,是指一般流浪乞讨人员,卖价是,十天以内的省外600元、十天以上800元,十天以内的省内人员600元、十天以上700元,十天以上的市内人员500元、十天以上600元。

  郭先礼说,被捉来的人95%以上并非上述A、B、C三类人员,而是农民、打工者。但收容站一律将他们按A、B、C对待。

 郭先礼观察,"捉人卖人一条龙"的整个流程是:

  首先由派出所、收容站工作人员给被捉者"带笼子","我们是政府办的机构……有饭吃,还要送你们回家",诱迫被捉者顺从。收容站管教组接到派出所电话,由组长带一两个人骑边三轮摩托警车前去接人。接人者,一次可得到站里1元钱的补偿,名为"卫生费",说是被抓人身上很脏臭,接触会受"损失"。管教组最初只有3至5人,后来就多了。组长由站长肖笑华比较亲信的蒋明强、刘新长、邓建雄三人轮流担任,一年一轮。

  第二步是搜身。把被捉者关进一个狭小过道里,是进入收容站惟一的通道,前后有两扇铁栅门。搜身者通常由一两个管教组工作人员指挥,由先期被关在收容站、站里认为又厉害又乖顺的"犯人管犯人"的头目(人称"二组长")带领一伙彪悍的"二管教人员"进行。

  有过被搜身经历的四川人张勇说,先脱衣、脱裤、脱鞋、脱袜,没收皮带、鞋带,然后摸遍胸、背、腋下、腹股、下身等处,仔细检查衣领、内裤、鞋底、袜子,被捉者身上所有的钱物都被洗劫一空,连一毛钱、一支烟都不放过。如果被捉者的衣服被"二组长"看中,会被拿去穿在身上。如有不服,就会招来一阵拳脚耳光。

  郭先礼亲眼见到,湖南新邵县人黄知强在下火车时被抓来,被搜走500元现金,不服,大叫:"你们讲不讲理、讲不讲法……"结果被拖出去打得半死,严重内伤。收容站不给他吃药,将他赶走,迫使他乞讨回家。

  欲知详情,请查阅《凤凰周刊》总第116期(订阅电话:0755-25934579)

  评论这张
 
阅读(2224)|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