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邓飞

呈现不一样的中国

 
 
 

日志

 
 

一个法院的敛财记录  

2007-04-23 12:31: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月1日,中国法院系统实施新办法界定和降低诉讼费用收取,结束中国法院“弹性收费”时代,制度刚性的增加将遏制法院对诉讼当事人的巧取豪夺,或可杜绝中国法院再度蒙羞被斥“吸血法院”。

 

                           一个法院的敛财记录

 

文/图 记者 邓飞发自云南

   

 

     阳光温暖,54岁的谭开能走在集市上和人远近招呼,西服、红色领带、一脸笑容。

谭是云南省永善县一名退休多年的老法官。在很多同事眼里,他是一个不能原谅的叛逆者——之前,他一身黑衣裤、一顶黑色棒球帽,出没在县城里打听和收集尽量多的判决书来控证法院是一个“吸血法院”。

 一条金沙江流过,川滇相望,这个盛产咸笋、花椒和魔芋片的县城像一只耳朵蜷在江南的大山里。和其他拥挤破败的单位相较,新建的永善县法院显得威武挺拔,审判大楼粘着或挂着多条标语或口号,它们说法院竭力追求正义。

一个退休的资深法官暴露了法院敛财数式,至今震荡不已。

 

           

                            收钱卖缓刑

一份名单被内地媒体公开,引发了轩然大波。永善县人民法院自2003年有75人被判缓刑,其中至少有40多人被法院收取了一笔名为“缓刑考察费”的款项,共计十四万元以上。

从2003年开始,永善法院就开始向判处缓刑的当事人收取1000元到5000元不等的“缓刑考察费”。

最高法制定的收费标准上没有这项收费。相反,最高法1993年8月下发通知,禁止在办理缓刑、减刑、假释案件中,收取保证金、考察费、教育费、手续费等。

永善法院副院长刘松解释说,该院收取“缓刑考察费”初衷只是“为了对被判缓刑的罪犯加强监督管理”。

3月10日,院长彭贵京接受内地媒体采访时称,该院收取“缓刑考察费“是考察了滇西、滇南部分法院做法后,经院党组研究做出。他说法院试图建立一种针对缓刑考察对象的考察机制,让他们在交钱后有压力,促使他们更好改造。

但提交名单的谭开能说,法院实际是出售缓刑来卖钱。

当事人指证法院收费流程是,一宗刑事案件审结后,承办法官通知他们家属交纳“缓刑考察费”,当事人家属到法院立案庭领取交款通知单,到指定银行交款;交完款后从银行领回进账单,再到法院立案庭换成法院的收据。

    在确证“缓刑考察费”进入法院银行账户后,法院才作出缓刑判决和办理释放手续,带领家属到看守所放人。

2003年,谭正在当年退休。二十四年前,谭从中国陆军部队转业到永善法院一乡镇法庭,后调回县法院刑庭任副庭长,成为该院审判委员会委员。同时,彭贵京来永善法院担任院长将近三年,彭也曾是一名刑事审判法官。

谭称他和彭并无直接冲突,他一次无意听见彭询问永善县城工程的回扣状况,“我当时就说他一定会出大事”。后来,彭包揽法院审判大楼和住宅楼的工程建设,却“只要职工出钱,不和职工清算”,谭对彭更加不满。

彭贵京则向媒体指责谭是一个心术不正的人,“在下边收集一些情况,他的动机和出发点不是给院里提出意见来,而是为了整人”。

向法院缴纳“缓刑考察费”很快成为这个县城的一种常态。一个被判缓刑的当事人承认说,花五千元换到一份缓刑判决,我可以免了牢狱之苦。    

永善法院的“收钱放人”引起同城公安、检察系统的愤怒,他们认为捉人、审讯,送到法院审判,法院却收钱,“我们好像帮助法院打工”。县检察院、公安局等部门曾依次向县人大反映了法院收取“缓刑考察费”的事,

迫于压力,永善法院虚晃了一枪,称从6月20日起不再收取缓刑考察费,对此前已经收取考察费的,待缓刑考察期满后予以退还。

彭贵京认为是谭从中作梗。

在很多人描述中,谭似乎是一个正统得有些固执的人。他成为县法院刑庭负责人后三次拒绝了升迁机会,他的理由是他从来不喝酒,“而不喝酒的人根本就没法开展工作”。

退休的谭一次发现工资卡上被单位扣两百元,谭去财务室查询得知是单位直接扣除捐助老年活动中心,谭很愤怒,称捐助也应该是自愿捐助,“不是你们领导们想怎么弄就怎么弄的”,后来他得到了补偿。

2006年12月,彭在一个欢送会上,一脸厌恶指责有“老家伙“在告法院的状。谭坐在台下,距离不到三米,“血往脑袋里冲”。

后来,彭对其他媒体解释说,他只是建议退休的老同志要安享晚年。

谭说他是一个珍惜声誉胜过生命的人,23年屡次获得市、县两级法院系统的“先进工作者”等多项荣誉。1996年获得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法官荣誉证书和一枚勋章。

2007年3月16日,谭给昭通市中院政治部打了一个电话要求彭道歉。等不到道歉后,谭拨了一个报社的电话。

  

                            乱收费的背后

3月19日,云南《生活新报》发表了谭对永善法院的举报,影响巨大。次日,云南省高院院长赵仕杰在该报作出批示,要求严查。

云南省高院要求昭通中院及永善法院立即作出检查,主动清退所收款项,向当事人公开赔礼道歉并向新闻媒体公开说明。昭通市中院成立调查组调查确认,永善县法院从2003年12月29日到2006年6月共判处缓刑案件88件95人,先后对其中35件40人收取了“缓刑考察费”14.85万元。

谭发现永善法院在农银设了三个存储帐户,其中一个储蓄“缓刑考察费”,供随时提取。

永善法院被责成成立一个清理“缓刑考察费”领导小组,限时三天全部清退“缓刑考察费”。

令谭困惑的是,没有人来找他询问任何情况,他指称的“罪魁祸首”彭善京成为清退组的组长。

永善法院对外宣称说,收取“缓刑考察费”是党组集体研究决定。并且,这笔“缓刑考察费”一直存放在专用帐户,多年分文未动。

面对质疑,法院一直没有提供任何“分文未动”的证据。有记者想核实法院说法,被拒绝。法院解释说,他们没有用过这笔钱的原因是,“当时我们也感觉这笔钱收得不妥”。

 云南省高院说,基层法院如果出现办案经费困难,要向当地党委、政府反映,从财政渠道解决。但谭称永善法院敛财不是法院“穷不择路”,而是少数院领导为了奢侈生活而不择手段敛财。

 “法院购置了两台日本小车,一台本田,一台丰田,院长挂上地方牌照出入高档会所”谭对彭的一些做法表示痛心疾首,两人共处的三年中,法院没有开过一次党内民主生活会,也没有开过一次行政民主生活会,“啥事情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彭被法院一些法官称为“影子院长”。彭的家仍在镇雄县,他经常自己驾车出去,“经常是两三个月都见不到人”。县委会议通常是一个副院长出席。昭通市一些政法人士说,彭生性豪爽,肯为朋友帮忙,人称“彭二哥”。

谭指责说,一些没有满足缓刑条件,甚至是《刑法》规定禁止适用缓刑的罪犯,也通过花钱实现了缓刑判决。

一个向姓男子和一个被指责“重刑轻判”的个案由此浮出水面。

两年前的1月20日傍晚,永善县国税局副局长向某驾车撞上一辆摩托车,挪车过程中,该车突然高速启动,撞到一排行人——一名青年男子当场死亡,一名刘姓老人送到医院途中死亡,七十岁的余留顺在医院抢救两天后死亡。此外,一人重伤,六人轻伤。

县里的调查组检测向某的血样,证明说向系酒后驾车。

序列号为法释〔2000〕33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规定说, 交通肇事造成死亡二人以上或者重伤五人以上,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的,属于“有其他特别恶劣 情节”,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死伤者家属坚称向某应该得到严厉惩罚。事实是,2005年4月底,永善县法院判决向某交通肇事罪罪成,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缓刑五年,向很快回家。

2005年1月,永善县城一名叫张姓男子侵犯了一名刘姓初中女生,也被判缓刑两年。刘家住在距离县城一百多公里之外的青胜乡,刘辍学后到广州打工,刘的母亲文某面对《凤凰周刊》一直哭骂“那些人都是禽兽”。

“缓刑考察费”事件引起云南检察系统的关注。该院一位检察官透过《云南信息报》称,缓刑考察费不能一退了之,要深查细究,追查其间有无权钱交易、贪污受贿、渎职侵权和枉法裁判等行为。”

该位检察官还认为,永善县法院受利益驱动,对最高法院下发的通知置若罔闻,这种以收取“缓刑考察费”为前提对触犯刑法的罪犯适用缓刑的行为,是一种恶劣滥用缓刑现象,使缓刑变成了明码标价、可用金钱置换的商品,严重损害法律尊严。

云南省检察院另一名负责人称,永善法院人员如私自截留、挪用这笔钱,将涉嫌贪污犯罪,应将其交付检察机关的反贪污贿赂局侦查;如果收取缓刑费的决定,出自某个领导或领导班子,那么相关人员就涉嫌渎职犯罪,应该将其移交检察机关的反渎职侵权局侦查。

             

                  另一笔“问题收费”

 

除了“缓刑考察费”,谭开能还告诉《凤凰周刊》,永善法院在几乎所有的民商案件中均在违法收取一个叫“实支费”的费用。

谭在县城大街小巷里收集的22份判决书表明,法院在这一些诉讼中除收取诉讼费21156元之外,还收取了“实支费”23944元。

而最高法在1989年颁发的《人民法院诉讼收费办法》没有这个“实支费”。该办法规定诉讼费由两部分组成--即案件受理费和其他费用,第二条则规定明确界定“其他费用”包括鉴定费、翻译费、诉讼保全费、公告费等。

1999年,最高人民法院又颁发《人民法院诉讼收费办法》补充规定,对“其他费用”进一步澄清,第六条进一步界定“人民法院诉讼收费应严格执行无明文规定不收费的原则”,以排除性规则排除了“莫须有”的收费名目。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田成有称他也没有听说过“实支费”这个词语,但法院是接受财政全额拨款的单位,不能收取法律规定之外的任何费用,

永善法院称,“实支费”是实际支出费的简称,法院认为自己在审判或者执行过程中需要一些开支,也就需要当事人来承担。

事实上,法院的“实支费”是逢案必收。一个叫唐友利的五保老人是该县务基乡务基村村民,2005年4月27日在自己的田里劳作时被一个建筑公司修驿道时冲出的石头打伤,左脚粉碎性骨折,该乡号召干部群众捐款三千余元送到医院,后唐诉至法院。

永善县法院对该案件要收取案件受理费780元,“实支费”789元。唐无钱可交,通过热心人找到谭开能求助,谭五次找法院同事交涉,最后实现缓交。

唐称法院工作人员从未去过现场调查、鉴定、翻译、公告或者诉讼保全,何来“实支费”。

《人民法院诉讼收费办法》第三十一条规定:案件审结时,人民法院应将诉讼费用的详细清单和当事人应负担的数额,用书面通知本人。同时,在判决书、裁定书或者调解书中写明当事人各方应负担的诉讼费用。当事人凭交款收据和判决书、裁定书或者调解书,向人民法院结算诉讼费用,多退少补。

唐说,从来也没有法院工作人员和他结算。

法院内部人士告诉《凤凰周刊》,法院提供给唐的票据中有一张标明“预收”的红色票据,其实还有一张与之相仿的票据,只是颜色为绿色,标明“结算”,但法院一直没有向当事人出具。

“一旦出具,当事人肯定会据之要求法院提供开支发票”法院内部人士称,“法院将无法实现捞一把了”。

一名胡姓当事人和同村村民发生承包经营权纠纷,法院主持双方当事人调解,达成协议,而胡被收取案件受理费450元,“其他诉讼费”550元。

“我们法官把双方叫到法院调解,根本没有多少开支的”谭说,法院把实支费和其他诉讼费经常变来变去用,巧立名目。《凤凰周刊》向永善县法院副院长刘松了解该项收费具体情况,刘以“统一由云南省高院接待新闻采访”为由拒绝。

谭和其他一些法官称,国家针对案件受理费规定了收费比例,而“其他费用”还存在一些弹性空间,则被永善法院利用。

谭收集的这22份判决书只是冰山一角,法院内部人士称,永善法院一年审判民商案件在四百起以上,“实支费”也是在2000年左右开始收取,六年以来总额也将非常巨大。

4月9日,昭通市中院院长陈昌称,中国几乎所有法院都在收取该笔“实支费”,并非永善法院独创,只是各地收取数额不尽相同。但他向《凤凰周刊》承认,永善法院并没有严格依照相关办法和当事人结算,“多拿了,多要了”,属于不规范收费。

 

                       一个“弹性收费”时代的标本

永善距离省城昆明需要十多小时的车程,交通的严重滞后拖累整个县城的方方面面。中国第二个水电站的建成给这个县城带来繁华气息。

云南的记者抱怨永善山高皇帝远,“出现什么怪事都不令人惊讶”。2000年8月中旬,三名省城记者在永善法院旁听庭审做记录,被法院控制做笔录五个多小时,法官称在这里,你们得听我们的。

该事件后的半月,彭贵京从镇雄县调任永善。彭贵京治下的永善法院选了一块新址,盖起一栋审判大楼和三栋家属楼,成为县城里最豪华建筑之一。2005年,法官们的奖金在三千元以上,且每个人在昆明集体定购一套五百元以上的衣服。

“收入是增加了,心里却慌了”一个在职的法院干部说永善法院帐目混乱,如果审计部门突然介入审计,“肯定要弄出大问题来”。

 2003年年底,永善法院的财务帐目出现帐款不符的情况,帐面上“长”出几十万元款项无出处,法院领导专门到财政部门请来做帐的"高手",忙了好几天才将这笔巨款抹平。

举报院长的谭成开能了县城的一个知名人物。3月28日,他在街上被人拦住,一个气喘吁吁的妇女塞给他一份材料,坚持要他作主。

家人担心谭可能会遭遇某种危险。3月5日,谭开能向县检察院做了一个“备案”——如果我出了车祸,那一定是彭贵京或者他请人做的。后来,他花了一千元给自己买了三十万元的保险,

谁对永善法院通过设立“缓刑考察费”和“实支费”收费负责将是一个值得密切关注的追问。

云南省高级人民检察院高调批评永善法院“缓刑考察费”事件,引发互联网上民意汹涌,民众期盼检察力量的深刻介入,追查永善法院相关人士的责任,迫使中国法院系统整改进步。

《凤凰周刊》在永善县城接触了昭通市检察院的工作人员,据称他们在调阅被永善法院与“缓刑考察费”有关的该些案卷。但昭通市检察长解释说,他们只是试图了解一些情况,并非“立案调查”。

法院系统坚称这些判决都是公正的,他们说昭通检察院无一对该些案件提起抗诉,“这就说明没有问题”。

彭贵京因违法收费行为,向省高院、市中院和永善县委做出了检讨。昭通中院院长陈昌说,彭暂时不会有额外的惩罚,因为收取“缓刑考察费”系事出有因,“初衷是好的,况且大家都在这样收费”。

云南省政法人士称,自己的法官不辞劳苦收集证据进而曝光法院是“吸血法院”让云南政法高层震撼。

巧合的是,2007年4月1日起,中国法院系统开始实施新的诉讼收费办法,删除了“其他诉讼费”这一项收费——法院放弃这一笔弹性收费无疑降低了民众的诉讼成本,深受欢迎。永善法院则作中国法院系统“弹性收费”时代,“大家都在做”的一个坏典型而成为一段不快的记忆。

对永善法院的激烈和愤怒更多来自民间。

直到2007年3月媒体曝光后,余家才听说包括向某在内的这些缓刑获得者都是“花了钱的”。再后来听说,互联网上说云南法院知错就改,责成永善法院退还“缓刑考察费”,永善法院把这些钱返还给这些人。

这些让余家等家属倍感折磨。

“看起来,向一点屁事都没有”余家儿子一脸茫然,“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这显然不公平”。被向阳撞死的刘姓老人的妻子在儿子搀扶下四处寻找记者,哭诉不公。

4月3日,刘家和余家的人向云南省检察院和昭通市检察院寄去特快专递,申请对向某的重新审判和对永善法院的责任追究。

 

 

 

  评论这张
 
阅读(195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